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师嫣,湖南知青中的知名摄影家,其影作在本栏发表后,深受网友喜欢,可以说幅幅皆画。师嫣的文笔也如他的影作大受欢迎,可谓行行皆诗。这里集中师嫣的部分作品供大家欣赏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网2006年度知青专栏师嫣专栏 → [原创]《美国印象》连载之一

您是本帖的第 1841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美国印象》连载之一
师嫣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395
积分:2559
注册:2006年2月1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师嫣

发贴心情
[原创]《美国印象》连载之一

题头图片:华盛顿国会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美国印象》


出行前的一封信  九七年十二月二十五  发自深圳福田新洲花园大厦407

女儿:你好!

  今天是圣诞节,再过两周,爸爸妈妈就要启程前往美国了。我们一行十人的所有手续都已办妥。小柴叔叔正在联系机票。妈妈也在开始安排请假的有关事宜。看来是“万事俱备,只待东风”了。昨天的平安夜里,我就在考虑,是不是给女儿写一封信。我想对女儿说一说,这些年来,美国——这个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超级大国,在爸爸心中的一些印象。这些印象之所以要在出发之前稍加整理地写给你,是想待日后去美国后给你一个比较清晰的比较,从而可以判断印象的获得和实践的校正中间,究竟存在多大的差异。你知道,爸爸去过非洲和欧洲,但却是第一次去美国,那里对我来说,毕竟只是一个“想当然”的遥远而浑沌的印象而已。

  房龙在《人类的家园》中进行了地球村落之旅后,曾颇有感慨地说:“一个人来到这个星球上,不过是一个匆匆过客……。一切仿佛都是一种偶然”。对于这个“偶然”,爱因斯坦说得更为透彻:“对我们这些坚信物理学的人来说,过去,现在,将来之间的区别,尽管老缠着我们,不过是一个幻觉而已。”对于过去,我是在叙述中体验一种随想和情思;对于未来,我是在憧憬中体验一种期望和梦想。而对于现在,行脚匆匆的我,是不是在“偶然”和“幻觉”中体验一种印象呢?

  女儿,当爸爸环顾这个小小的地球村落的时候,古老的非洲,可以给我跨越千年漫无边际的随想。辉煌的巴黎,可以给我追溯百年痴迷艺术的情思。而作为国家只存在了两百年的当代美国,却只能给我一个印象。

  尽管,这个美国印象是表层的,但因“打磨”的过度光洁而光芒四射,很少有铜绿、泥垢和锈斑。美国是如此的年青,以致给我的印象也是年青的:它是极其多变而又富于色彩的。在还未踏上那块土地之前,若我整理一下这些印象,结论是:它是一个被上帝宠坏了的孩子;它是一个百味俱全的“炖锅”;它是与中国有着价值观和文化尖锐冲突和强烈冲击的国家;它走的是一条独特的没有目的也没有路标的“美国之路”。这些印象是爸爸这五十年人生中,从歌谣、小说、科学、影视乃至七嘴八舌的人言中散乱地获得的

  在一九九八年一月,我就要跨过地球上最宽阔的海洋,飞抵那个一度是“头号公敌”的国度了。回忆和整理这些印象是认识美国的十分必要的准备。在品尝自己亲手摘下的果子之前,我为什么不到印象里先去品一品那色、香、味呢?认识需要一种比较:“先入为主”的思绪和后来体验到的场景,是化虚为实,突破幻觉的最佳途径。我不认为这是多余的、离题的和唐突的。历史的随想是这样,艺术的情思也是这样,当代的印象当然还是这样。在“动”之前静一静是有益的,静思先于漫步。时至今日,作为一个旅行者,爸爸认为,我应当有这点修养和耐心。

  对美国最初的印象,是来自那首“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志愿军战歌。在我的童年和少年,美国是一条“野心狼”——野心狼是不是大灰狼中最为贪婪和凶残的一种呢?儿时不甚明了“头号帝国主义”国家的概念,只是感到它似乎不需要打扮成和蔼可亲老态龙钟的外婆,就可以直截了当“张牙舞爪”地扑过来。从启蒙的各种书籍中了解到,它不仅是八国联军中烧杀抢掠的强盗之一,而且出钱出枪支持“蒋该死”打内战,残杀中国同胞。现在,又把战火烧到鸭绿江边,坚船利炮又开进了台湾海峡来了。幼小的心灵中播下了对那个国度极其仇恨的种子。任何与美国的经历、思想和语言的粘连都被理所当然地认定为“反革命”。在爸爸的童年,所有游戏中只会举手投降的“美国大兵”,都只有那些老实巴交而又渴望参与的倒霉蛋们才去扮演。直到我开始成年,你那博学孰厚到温文尔雅的爷爷也被指责成“反革命”为止。爷爷精通英语,熟知美国,但他从未对我们几个孩子提起只言片语。在爷爷去世前后那些消沉而痛苦的日子里,我并没有进行任何反思,只是一头扎进我能够找到的所有小说中,以求解脱。但是,我没有想到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美国,这就是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历险记》和《哈克·费恩历险记》,还有德莱塞的《金融家》和《巨人》里的美国。对爸爸来说,这是一种发现。那种最初的震动,几十年后还记忆犹新。我弄不清汤姆、哈克和黑人吉姆他们和我们有什么区别。尤其是那忙于打战和恋爱的“光荣的刷墙手”;自尊要强从不把首领、“英雄”头衔让位于别的孩子;不能忍受说教、规矩、孤独和沉默的汤姆;简直就是爸爸儿时活脱脱的翻版。小时候,爸爸同样可以为一个漂亮的小女孩翻筋斗和作出各种难以承受的“牺牲”,同样是课堂上一个极不安份的家伙。唯一不同的是他和哈克扮演强盗对付警察,而我们则扮演战士对付“美国大兵”而已。

  直觉告诉我,这些可爱的美国孩子们不是我的敌人!当然在《金融家》和《巨人》中,我更是十分清晰简洁地了解了美国社会和一个所谓“强者”柯帕乌的美国式的命运和人生。几十年过去了,直到今天,经过后来无数的比选和检验,我至今还可以说,这是两个伟大的作家关于了解美国最好的无法替代的作品。有幸从中国一个偏僻的籍籍无名的小城中,读到了这两个版本,是我的一次弥足珍惜的人生际遇。

  当然,那时,爸爸完全没有奢望有幸踏上美国的土地。对我来说:那里仍是陌生的令人生畏的地方。那里仍是只有金钱,没有温情(孩子们已除外),只有残暴的警察和“三K”党幽灵的国家。再往后来,随着那首《红杉树》歌声,我从贫困的乡下进了城,三十岁出头的我开始创造自己的生活时,尼克松来了,基辛格来了,杨振宇和李政道们也来了,与你不同的是,直到那时我才开始在生活的追求和进取中去认识福特、莱特兄弟、爱迪生、爱因斯坦、贝尔、弗洛伊德。一个过了“而立之年”的学徒,从那时才开始真正地重新认识和发现美国。

  后来,一拨又一拨的青年奔向太平洋的彼岸,“洋插队”又开始了。我的生活中也出现了带波浪形条纹的邮戳和亲友们不用贴耳细语的叙述。一个真正的美国开始清晰起来。十多年又过去了,我读到、听到、看到了更多的美国的故事。——看到的当然仅仅是诸如《教父》、《克莱默夫妇》、《廊桥遗梦》、《北京人在纽约》之类的影视作品。郎静山、陈复礼一批摄影大师在《读者文摘》(美刊)编辑的画册等等而已。跨越重洋去美国的路已经愈来愈平坦宽阔,已不再是遥不可及不可想象的事。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关于美国的印象更加生动、具体、可信地显露出来。“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到了今天,我可以稍稍整理一下了。

  美国,它并不在我生活之中,但无疑会在女儿的生活中,将来你去建立一个关于美国的印象,完全无须我这样一个漫长而曲折的过程。在数字化生存和互联网四通八达的今天,难道还有谁会因“收听敌台”连同收音机一起被送进监狱吗?这不是笑话。付出和收获本来就是成正比的。时间,有助于酿出醇酒,漫长的曲折的思索,有助于我在不断的比较中建立一个较为准确和深刻的印象。还有助于人们认识世界的思维更加成熟。为此,我想展开一下这些印象,让我自己和你们日后在太平洋彼岸的漫步中去检验和对比。

  首先,美国是一个被上帝宠坏了的孩子。它有着一个被过分眷顾的骄子的一切特征:它得到的是一份最大的蛋糕,用不着穿上辈人和兄弟们穿过的旧衣裳,没有任何历史的债务和“包袱”,可以随心所欲地支配自然和人类遗产——它就是这样长大起来的。

  它在两个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之间,有一块在气候、物产、矿藏、地貌等优越的地理因素上令人羡慕不已的广袤的土地。按房龙的说法是:左边是落基山、内华达山筑起的墙,右边是哈得逊港湾开放的门,中间是密西西比河冲击而成的一片大开阔地,相当于一个储量丰厚的仓库。1607年,也就是在“郑和下西洋”抵达非洲的两百多年后,英国派出的一支殖民队伍越过大西洋进入这扇门,在东海岸建立了第一个城市詹姆士敦。在这之前,这块地广人稀的土地一直保持着旷古的沉寂。那些万年以前越过白令海峡冰面来到这里的蒙古人种的后裔——印地安人,曾以主人的身份接待远方的游客,他们得到的回报却是屠杀和掠夺。到了1732年,原来近100万土著印地安人几乎被斩尽杀绝,于是殖民者又从非洲去干起了贩卖黑奴的勾当,这时候的东海岸,已经建立了13个殖民地了。人口约2—3万人的纽约、费城、波士顿开始出现

  ——即使从最初的白人登陆算起,一种称之为“历史”的年轮,不过只有四百个圆周——比加利福尼亚的巨大红杉树要年轻多了,这里没有任何国王、皇帝、王子和公主,没有陷落的城池和焚毁的神庙,没有一切可以称为改朝换代的东西。当然更没有庄严的祭祀和厚重的典籍,没有千年熔铸的封建主义的辉煌。然而,没有这一切,对这块土地来说,并不是一种失落。相反,它倒是真真切切地从一张白纸上画起了资本主义的图画。没有任何沉重的包袱和清规戒律的桎梏,从而使他们画得比哪一块土地上的人们都轻松。四百年来,这里只发生过两次战争,这也是唯一两次大的“历史事件”。前者是独立战争,即1776年乔治·华盛顿和托马斯·杰弗逊,本杰明·富兰克林,通过记载有“天赋人权”的独立宣言鼓舞殖民地人民揭竿而起建立美国的战争。后者则是南北战争,即1861年林肯带领资本主义迅速发展的北方,通过著名的《解放黑奴宣言》团结各族人民,扫荡封建余孽黑奴制的南方而统一美国的战争。两次战争的结果是出现了一个统一的美国。它生逢其时,得天独厚,它又占尽地利迅速扩张。此时,从路易十四到拿破仑,从俄国沙皇到墨西哥酋长,没有谁在意那一片蛮荒之地,一个个利令智昏地把一块又一块土地换成他们认为合算的美元。1819年,佛罗里达划入美国的领地。1848年,得克萨斯、新墨西哥、亚利桑那、加利福利亚、内华达和犹他相继脱离墨西哥,不到100年时间,北美从东到西最大而资源最丰富的一块土地终于先后易手,连成一片。一个有着937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大国开始崛起。煤矿、石油、铜矿、金矿相继发现。大片的肥沃土地正在变成“面包篮子”。铁路在延伸,汽轮在试航,电话电报每天都在迅速地传递着一个个振奋人心的发现。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0/17 13:35:04
师嫣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395
积分:2559
注册:2006年2月12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师嫣

发贴心情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追求财富更吸引人呢?于是在南北战争后不到五十年的时间,竟有六千万欧洲人横渡大西洋来到美国,他们中间有英格兰人、苏格兰人、爱尔兰人,还有先来一步的荷兰人、法国人、丹麦人、西班牙人和德国人。这些人来到美国,并不是来寻找一块林间草地或田园牧歌的,应当说,这些移民绝大多数都是那些国家中极不安份,渴望财富以改变命运的家伙。这批人和所有不安份的流动人群一样,有着不算博学却也聪明,不算强壮却也能吃苦,目标简单却也锲而不舍的共性。他们与这个年青的国家一样,一个有个性的个体和由此构成的群体都在开始疯狂地追求财富,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一个最新的民族——美利坚民族。两次战争之后,上帝再也没有给这个年青的国家和民族出过任何难题了。事实是,财富的确一天天在被发现和创造中。战争总是在远离美国本土的遥远的地方进行着。它不象中国,北边有强悍的苏俄,东边有凶恶的日本;也不象英法之间隔一条窄窄的海峡长久对峙;更不象法、德之间山水相连,说打就打。浩瀚的大洋隔开了一切纷扰。“隔岸观火”成了这个国度地缘政治的最好用词:你们打你们的,我看我的热闹,冷不丁出手一记“太平拳“,利益均沾地捞上一把。在中国它这样干过,在中东它也这样干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它捞了350亿美元,第二次世界大战又捞了530亿美元。它当然可以十分慷慨地给你死我活的双方提供武器和军火。它的确在一天天长大,它开始有那些宠坏的孩子们的强横了。“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明明白白不加修饰地告示着它的主张。试问,有哪一个民族能这样毫无顾忌地说话呢?它的确不需要古典的含蓄,的确是强烈地、爆发地、奔放地、直截了当地干它想干的任何事,它的确有狼一样的那种包容世界的野心和野性,所有的个性都坦露着一种难以言状的生机和活力。除了说它是被上帝宠坏的孩子,还能说它是什么呢?

  当代美国,给不同的人留下不同印象。美国人自由奔放的民族个性,美国的尖端高科技成果,富裕而舒适的生活模式,奇特诱人的自然风光,都是这些不同印象的起点。但是,一个基本的共识是美国是一个文化包容性极强的国家,不同的肤色、不同语言、不同民族、不同文化背景、不同价值观都可以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生存的土壤。“身处美国,也许就是身处世界”。(张宏洁《寄托的一代》)理查德·马斯多在《美国背景》一书中说,用“炖锅”来形容美国倒是合适的。那汤或许是美国味儿,但是炖锅里的菜和肉却保留着原来的模样。爸爸觉得这个比喻更为生动。因为,实际上,许多民族在美国都有聚居地,在那里他们保留着各自的文化传统、语言和生活习惯,的确“肉是肉,菜是菜。”但这些分散的民族部落又在许多方面与一个整体的美国相融合。例如,全国1.5亿人以上一致地使用通用语言,即“美式英语”,也就是属于“炖锅”中的那道美国汤的百味之一。

  爸爸想,我们应当关注这汤而不是那“肉”和“菜”。因为后者已超出美国而涉及其他地域和历史。象美国这样的“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的文化包容,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十分奇怪的。你完全可以从历史或人类社会学的理论高度去研究它。但是,对爸爸来说,我的直觉是,这个包容不完全是靠法律等国家意志来实现的。美利坚民族的包容并不意味着象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同化”现象,它也许仅仅是人与人之间的包容或者说宽容而已——这是不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呢?如果你打算去美国了解美国,无论这个话题多么敏感,你实际上已无法回避了。

  美国,那个大写的“I”的确充满一切空间。“天赋人权”,它体现了对个人的极度的尊重。没有人无端地关心别人的事,每一个“自我”都有着“率性而为”的独立的生活空间。而绝不会有对一个“集体”、一个“单位”的依托和归属感,似乎更不会有群体的人生目的,理想或抱负。任何一个成年人,没有人试图去告诉他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之类的问题。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可能就是“异端”或“另类”,很多人不会有跟不上大众潮流的失落感,孤独感。除了邪教,更多的人不会去理睬任何一个人物拿腔拿调带领和带动他们,即使他们对这个人物(如英雄、歌星、明星之类)有着狂热的倾慕和敬仰也罢。在当今中国的大学生,很多人以“民主”去理解这样的所谓“人权”,我以为,那只是一种表象,实质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在美国,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和追求。“人人为自己,上帝为大家”——这个“上帝”在某个意义上就是国家。美国人认为一个不能为“大家”的“国家”,要它有什么用呢?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生活都不能成功,怎么可能去为别人呢?因此应当看到:个人利益的至高无上是这种价值观的核心。在此基础上,他们去构筑家庭,寻找人群中相似的生活模式和理想。同时,在共同利益而不是共同理想的基础上他们去建立自己的国家。不能说这样的群体是不团结的,而那句“团结就是力量”并非中国的专利,实际上它就是1878年至1880年美国巴特尔纺织工人罢工中最早喊出来的口号。不能说他们是不爱国的,星条旗下他们绝对是自豪、自信而又自强的,他们同样没有指望别人施舍,同样有为此付出鲜血和生命的献身精神。偏执地否认这一切是一种可笑的狭隘。曾有一位白发老妇人在夜间驾战机飞上星空。她想到的是什么呢?“美国,睡吧,睡吧!你的八十岁的老妪,在空中为你巡逻”。读着这样的自传,赫然动容的是,这样的民族自豪感和爱国之情比谁逊色呢?

  为此,我不禁想到了“阿甘”、比尔·盖茨和爱因斯坦。这三个人是你们这一代人最熟知的美国人。白色人种的智商差异也许大于黄色人种,除了金钱或物质财富,再没有千人一面的共同的追求了。在一个庞大的社会结构中,每一个人都“公平”地寻找适合自己兴趣和生存的定位。即使是一颗“螺丝钉”也罢,象“阿甘”那样的“螺丝钉”才是“永不生锈”的。在这里你得掂量自己的能力而为了生活去恪尽职守。在一部美国电影中还有一位阿甘式的老人,他用一个颇为考究的手提箱,分门别类地装进全套清洁工具,每天拎着走进人群。到了人家,他从中取出工作服和工具,开始他一天的清洁工作。到结束后,他又极为绅士地拎着它回到家里。看上去他是那样自得而满足。虽然他同样渴望财富,但是他的确没有一种忿然、不平和“打土豪、分田地”的冲动。同样,在比尔·盖茨决定退学去干他所喜爱的计算机软件开发时,没有人去谴责他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他也许并不是奔着“世界超级富豪”的头衔去的,只不过他是在寻找自己的定位而已。象爱因斯坦等一大批科学家,他们就把自己定位在诸如“基本粒子”“熵”、光谱、波函数、量子力学或相对论等等这些常人不可理喻的古怪世界里。这是一些完全不同的人,由此构成了一个精彩纷呈、五光十色的美国,个人的价值观融汇成一个民族的价值观。我无意于对此或褒或贬,使自己陷入困惑。象过去读到《哈克·费恩》中一段:哈克为帮助吉姆逃跑的心理自白时——“那么,好吧,下地狱就下地狱吧”——随手扯掉了给吉木主人的那封信时,读到吉木甘愿为冒再度失去自由的危险,守候在受伤的汤姆身边时,我不禁为这些高尚和优秀的灵魂深深地触动。然而,我想不到的是列宁却称这位马克·吐温为“资产阶级民主的最后代表”。这是为什么呢?如今,我不会再有这样的阶级标签的困惑了,倒是多了一种理解,每一个民族的确应当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指责是没有意义的,“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在走向未来的途中,理解应当成为一种跨越鸿沟的桥梁,新世纪的和平和发展两大主题,都寄托在这样的理解中去了。

  回顾美国走过的路,它是短少而随意的,又同样是脚踏实地而披荆斩棘的。从最初的淘金者在沙漠中踏出的小路,到建设连接东西两个大洋的铁路,滴落着每一个西来民族移民们的汗水和泪珠。只有在这里,似乎才真正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这条路没有帝王和伟人们的指引,没有信念和教义的路标,甚至也没有什么明确而远大的目标。它以一步一步走过去发现目标的方式,汇集了无数百折不饶的个人奋斗的目标,影影绰绰地奔向财富、奔向生活的。这条“美国这路”并没有多少曲折、坎坷和不可逾越以至要愚公带领子子孙孙去移动群山的路障。一星半点的智慧之火,都会引起走在这条路上的人去探索的巨大热情。他们象孩子那样喜爱想象和创造,却又象哲人那样脱离群体标新立异。欧洲的机器大工业的“革命传统”一直在这块土地上孜孜不倦、乐此不疲地延续。异想天开、叛经离道的奇思妙想,不必担心“身份”、“教养”、“地位”诸如此类沉甸甸的名词的嘲弄。只有财富才是光荣的。因而,科学的砖石从一开始就铺在了财富这条道路上,从而获得了一条最短最直的前进之路。尤其是二战以后,汇入这条大道的人流中的移民们,不断地加入全世界各民族的精英和人才,他们在这里学习、求索、创造和发现,使这条美国之路很快就达到了时间让人类能够达到的最耀眼的辉煌。把更为广阔的大陆和海洋之间的所有民族远远地甩到了身后。这条仅仅只有两百年长度的富国之路,才是爸爸关于美国印象中最为关注的现象。难道资本主义,就不是人类创造的一个高度发展的文明吗?除了它的掠夺,除了它的剥削,除了它一切资本主义损人利己的因素之外,难道,我们就没有什么值得去研究、去探索、去借鉴的吗?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把我们艰难弄清楚的“实事求是”几个大字和辩证唯物与历史唯物主义付诸实践呢?爱国若是不能脚踏实地去富国强国,我们爱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深地热爱着我的祖国”。此时此刻,那位有睿智又有胆识的老人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在美国印象中,我并不为那诱人的价值观和更加诱人的价值——财富所迷惑。那毕竟是别人的家园,与我真正亲近的是我脚下的这片土地。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与太平洋彼岸那个年轻的国家已经打了一百年的交道。真正相互尊重的时代还没有到来。在世纪之交前去美国,我不会没有乡下穷亲戚进城的感觉,尽管美国人来中国我们给予了贵客般的接待。从庚子赔款开始去美国留学的一代又一代莘莘学子的屈辱感,我同样不会很快消失。我不会忘记,连中国大学的头号名校——清华大学,就是用《辛丑条约》退还的部分庚子赔款建设起来的。校园里的图书馆、科学馆、体育馆一派美国风格,以致美国学者一恍惚间,会认为是走进了美国的大学。我更不会忘记美国虽然是第一个承认中国近代民主国家的西方大国,却也曾同样支持过袁世凯复辟称帝,而且在那时召开的“巴黎和会”上,支持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让给日本,导致中国爆发了近代第一次觉醒的怒吼——“五四运动”。当然,我还会记起在二战中我们曾是盟友,美国的优秀儿女的鲜血也曾洒在这块土地上……背着沉重的往事去美国。对于我在那里的漫步与观察都是不明智的。爸爸倒是愿意带着一颗不卑不亢的平静之心和注视未来的眼睛,从西海岸到东海岸,在那四通八达的美国高速路上去看个究竟。

  为此,我将带着你的妈妈,计划用二十多天的时间,漫步于洛杉矶、拉斯维加斯、旧金山、夏威夷、迈阿密以及基伟斯特、奥兰多、纽约、华盛顿等城市。每到一地,我和妈妈将用一封信把我们获得的印象寄给你。对于当代的印象——那个已经吸引了北京校园无数燥动的准备用青春最宝贵的生命去体验一段岁月的地方——美国的一切,还能有别的什么使孩子们比这更加关注呢?为了孩子,中国的每一个父母,有谁不愿做这样的先行呢?我的女儿。

  世界的未来,我们脚下这片土地的未来,毕竟是属于孩子们啊!

  女儿,爸爸妈妈就要出发了。当你收到这封信时,也许我们已经飞在太平洋上空的蓝天里,爸爸先去了,爸爸在为女儿领航,你一定要好好保存这封信,然后,与我们从太平洋彼岸寄过来的信加以比较。当爸爸妈妈在春节前远行归来团聚的时候,我想听听女儿心中的感觉,可好?

                                               爸 爸

                                                      97年12月25日夜于深圳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0/17 13:38:53
立立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VIP)
文章:321
积分:2128
注册:2006年8月21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立立

发贴心情

回顾美国走过的路,它是短少而随意的,又同样是脚踏实地而披荆斩棘的。从最初的淘金者在沙漠中踏出的小路,到建设连接东西两个大洋的铁路,滴落着每一个西来民族移民们的汗水和泪珠。只有在这里,似乎才真正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这条路没有帝王和伟人们的指引,没有信念和教义的路标,甚至也没有什么明确而远大的目标。它以一步一步走过去发现目标的方式,汇集了无数百折不饶的个人奋斗的目标,影影绰绰地奔向财富、奔向生活的。这条“美国这路”并没有多少曲折、坎坷和不可逾越以至要愚公带领子子孙孙去移动群山的路障。一星半点的智慧之火,都会引起走在这条路上的人去探索的巨大热情。他们象孩子那样喜爱想象和创造,却又象哲人那样脱离群体标新立异。欧洲的机器大工业的“革命传统”一直在这块土地上孜孜不倦、乐此不疲地延续。异想天开、叛经离道的奇思妙想,不必担心“身份”、“教养”、“地位”诸如此类沉甸甸的名词的嘲弄。只有财富才是光荣的。因而,科学的砖石从一开始就铺在了财富这条道路上,从而获得了一条最短最直的前进之路。尤其是二战以后,汇入这条大道的人流中的移民们,不断地加入全世界各民族的精英和人才,他们在这里学习、求索、创造和发现,使这条美国之路很快就达到了时间让人类能够达到的最耀眼的辉煌。把更为广阔的大陆和海洋之间的所有民族远远地甩到了身后。这条仅仅只有两百年长度的富国之路,才是爸爸关于美国印象中最为关注的现象。难道资本主义,就不是人类创造的一个高度发展的文明吗?除了它的掠夺,除了它的剥削,除了它一切资本主义损人利己的因素之外,难道,我们就没有什么值得去研究、去探索、去借鉴的吗?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把我们艰难弄清楚的“实事求是”几个大字和辩证唯物与历史唯物主义付诸实践呢?爱国若是不能脚踏实地去富国强国,我们爱的到底是什么呢?

精品!耐读!开眼界,受启发。希望看到接下来的章节。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0/17 14:09:14
李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262
积分:8301
注册:2006年2月11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姐

发贴心情

     精品!耐读!开眼界,受启发。盼望看到接下来的章节。

     师嫣老师真是奇才,学识渊博,给女儿的书信都是不可多得的好文,精品。

      谢谢!谢谢师嫣老师让我们分享的精神大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0/17 19:10:23
厚哥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1111
积分:9929
注册:2006年1月30日
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厚哥

发贴心情

回顾美国走过的路,它是短少而随意的,又同样是脚踏实地而披荆斩棘的。从最初的淘金者在沙漠中踏出的小路,到建设连接东西两个大洋的铁路,滴落着每一个西来民族移民们的汗水和泪珠。只有在这里,似乎才真正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这条路没有帝王和伟人们的指引,没有信念和教义的路标,甚至也没有什么明确而远大的目标。它以一步一步走过去发现目标的方式,汇集了无数百折不饶的个人奋斗的目标,影影绰绰地奔向财富、奔向生活的。这条“美国这路”并没有多少曲折、坎坷和不可逾越以至要愚公带领子子孙孙去移动群山的路障。一星半点的智慧之火,都会引起走在这条路上的人去探索的巨大热情。他们象孩子那样喜爱想象和创造,却又象哲人那样脱离群体标新立异。欧洲的机器大工业的“革命传统”一直在这块土地上孜孜不倦、乐此不疲地延续。异想天开、叛经离道的奇思妙想,不必担心“身份”、“教养”、“地位”诸如此类沉甸甸的名词的嘲弄。只有财富才是光荣的。因而,科学的砖石从一开始就铺在了财富这条道路上,从而获得了一条最短最直的前进之路。尤其是二战以后,汇入这条大道的人流中的移民们,不断地加入全世界各民族的精英和人才,他们在这里学习、求索、创造和发现,使这条美国之路很快就达到了时间让人类能够达到的最耀眼的辉煌。把更为广阔的大陆和海洋之间的所有民族远远地甩到了身后。这条仅仅只有两百年长度的富国之路,才是爸爸关于美国印象中最为关注的现象。难道资本主义,就不是人类创造的一个高度发展的文明吗?除了它的掠夺,除了它的剥削,除了它一切资本主义损人利己的因素之外,难道,我们就没有什么值得去研究、去探索、去借鉴的吗?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把我们艰难弄清楚的“实事求是”几个大字和辩证唯物与历史唯物主义付诸实践呢?爱国若是不能脚踏实地去富国强国,我们爱的到底是什么呢?

精品!耐读!开眼界,受启发。希望看到接下来的章节。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0/17 23:14:29
友情周末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8179
积分:54021
注册:2005年11月14日
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友情周末

发贴心情
大师佳作 友情拜读 ...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0/18 1:03:37
不知天命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421
积分:4042
注册:2006年2月9日
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不知天命

发贴心情

“美国,它并不在我生活之中”。

“......所谓“人权”,我以为,那只是一种表象,实质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

  美国,“它是短少而随意的,又同样是脚踏实地而披荆斩棘的”。

“这里没有任何国王、皇帝、王子和公主,没有陷落的城池和焚毁的神庙,没有一切可以称为改朝换代的东西。当然更没有庄严的祭祀和厚重的典籍,没有千年熔铸的封建主义的辉煌”。

  “在美国印象中,我并不为那诱人的价值观和更加诱人的价值——财富所迷惑。那毕竟是别人的家园,与我真正亲近的是我脚下的这片土地”。

                          ......

   这是一篇关于一个生长在有5000年历史的国家的人对只有200年历史的国家的深刻认识。使我们更加了解了美国认识了中国,也非常值得“洋插队”员和“洋插队”员的父母读一读,这种“插队”不同于我们当年的“插队”,其人生磨难和历练在不同层次和广度上又将展开另外一番可歌可泣的境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0/18 9:55:46
朵朵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1322
积分:8896
注册:2005年12月31日
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朵朵

发贴心情
期待下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0/18 12:25:19
桢桢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963
积分:7505
注册:2006年2月17日
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桢桢

发贴心情

期待下篇.

了不起的家书!有深度!开眼界,受启发!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0/18 20:12:46
立立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VIP)
文章:321
积分:2128
注册:2006年8月21日
1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立立

发贴心情

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与太平洋彼岸那个年轻的国家已经打了一百年的交道。真正相互尊重的时代还没有到来。在世纪之交前去美国,我不会没有乡下穷亲戚进城的感觉,尽管美国人来中国我们给予了贵客般的接待。从庚子赔款开始去美国留学的一代又一代莘莘学子的屈辱感,我同样不会很快消失......当然,我还会记起在二战中我们曾是盟友,美国的优秀儿女的鲜血也曾洒在这块土地上……背着沉重的往事去美国。对于我在那里的漫步与观察都是不明智的。爸爸倒是愿意带着一颗不卑不亢的平静之心和注视未来的眼睛,从西海岸到东海岸,在那四通八达的美国高速路上去看个究竟。

......如今,我不会再有这样的阶级标签的困惑了,倒是多了一种理解,每一个民族的确应当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指责是没有意义的,“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在走向未来的途中,理解应当成为一种跨越鸿沟的桥梁,新世纪的和平和发展两大主题,都寄托在这样的理解中去了。

  了不起!很感人!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0/18 22:20:29

 10   10   1/1页      1    
本论坛由老知青之家www.lzqzj.com支持维护 鄂ICP备05001926号 QQ 66828243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