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从小学民办教师干起,直到担任大学副校长,MAOJK的人生经历既平凡又曲折,他是知青中靠自己拼打改变人生命运的突出代表。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湖南知青网2006年度知青专栏毛先生专栏 → [原创]我亲身经历的长江改道工程

您是本帖的第 168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我亲身经历的长江改道工程
毛先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265
积分:2587
注册:2006年4月23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毛先生

发贴心情
[原创]我亲身经历的长江改道工程

“万里长江,险在荆江”,荆江是长江中游的一段,上起湖北枝城,下迄湖南城陵矶。长江从三峡奔腾而下,进入“荆江”河段后水流湍急,走向摆动不定,导致河流蜿蜒曲折,仅从藕池口至城陵矶之间直线距离只有80公里,长江河流长度却达247公里,其间大弯小曲不下20余处。而监利县上车湾长江段(即环绕湖南华容集成垸河段),水道环绕则要四十多公里,而陆地4公里就可达到彼端。因此荆江又有“九曲回肠”之称。这样弯曲的河道既不利于航行,又由于水流不畅,洪水期极易泛滥成灾。

早在1936年我国水利专家章锡绶先生就提出“扬子江之患,荆河为甚,而上车湾实荆河之最险处,宜速积极开凿对岸之引河,以作根本之解决。”否则 荆江堤防若溃决,长江一泻千里,江汉平原将尽成泽国,而汉口市场,亦遭其鱼之叹。

章锡绶先生在长江上车湾河段实施裁弯截直工程的提议,经当时国内水利专家们和美国水利总工程师史笃培等详细研究,实地勘估,都认为确有必要实施,并制定了详细的工程方案和预算报告呈送至国民政府。但因当时国家处于连年内乱外患,对这一长江改道工程在国民党政府手中一直未能解决。

三十二年后,章锡绶先生提出的这个荆江裁弯治理的蓝图,终于在新中国政府手中得以实施。1968年底,国家正式批准实施长江上车湾河段改道工程。该工程是从湖南华容县境的长江天字一号段起,向南至洪山头段为止,开挖出5公里长、宽100多米、约20米深的人工河道,将这一段长江进行裁弯截直。为了实施这一工程 ,湘鄂两省政府动员了数万农民开挖河道。1968年底,不少长沙知青到华容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其中许多知青曾参加这一著名的长江改道开挖新河的劳动。

我下放所在的集成垸红旗大队,是离长江改道工地最近的几个大队之一。我到生产队的第三天,生产队长就安排了我们几个男知青去参加长江改道工程的劳动。我们到达工地,见数万民工如蚂蚁般的在狭长的荒洲上劳动,人山人海,场面很是壮观。当时开挖新河道工程已完成了一大半,河道已初见雏形。开挖河道就是将河床的泥土运至新河道两岸百余米的地方堆积成堤坝,那时没有使用一台所谓挖土机、推土机等机器设备,完全是用人工手挖肩挑。河道底部的泥土粘而含有水分,因此挖土不用锄头而用当地特有的一种挖土工具--铁锨铲,象切豆腐一样,把一大块一大块泥土切割,再装入筐萁运走。我们知青刚去还不会用铁锹就只能用肩去挑土了。其实挑土也很辛苦,从河床底部要将泥土挑到倒堆积土处,路途长,坡又陡,当时运土是采用分级接力运输办法,即一人挑一担土向上运送一段,另一人又将这担土接力运送上去。由于前几天刚下过一场大雪,运土的路都很泥泞,一不小心,鞋就陷进泥浆中拔不出来。知青们大多是刚从事这么繁重的劳动,整天用肩挑泥土,在泥泞中爬坡,感到很辛苦。我一、二天后肩膀就压红肿了,收工后躺在工棚里就不想爬起来。

不过我们在开河工地干了不到十天,我所在红旗大队的土方任务就完成了。在完工那天,大队支书召集所有参加挖河劳动的社员们开了个会以示庆贺。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同志们,我们吃大亏了!” 我闻此言大吃一惊,难道书记是要发泄对开河工程不满吗?后来才知道,华容当地话“吃亏”即“辛苦了!”的意思,支书是在慰问我们。

到1969年春节,新河道挖掘完工了,仅留下靠长江两端的河道未挖通,暂时以抵挡江水。我们集成垸的知青回长沙过春节,或去砖桥公社办事,来回都要从新开挖的河道中爬下爬上走过。直到那年3月份长江的江汛来了,长江水位达到一定标准后,有关部门动用炸药将新河道两端的泥坝炸毁。随着几声沉闷的爆炸声,滚滚长江从新河道奔流而下,新河道启用了。汹涌湍急的江水冲刷着河道两岸,更一步拓宽着河道,裁弯截直的河道才发挥作用。以后当地群众把这一段新开的长江河段称为“新河”,以后设立的渡口又叫“新河渡口”。

新河道通水后,水利部门派了一艘大型挖泥船在薪河进一步疏通河道,工作了近一个月。记得那年中共党的“九大”开幕了,我们大队群众连夜敲锣打鼓庆祝,并游行到新河道岸边,灯火辉煌的挖泥船上工人还拉响汽笛与我们共同庆贺。不久,湖南日报某天在第一版报道:长江上车湾河道裁弯截直工程胜利竣工了,宣布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长江上车湾河道裁弯截直工程使原来的长江航道缩短了近40公里。1969年7月长江发生了特大洪水,由于新河道的疏流作用,大大减轻了湖北上车湾长江段荆江防洪大堤的洪水压力。长江改道工程对保护富饶的江汉平原、保护人口密集的武汉重镇免遭洪水灭顶之灾,在政治上、经济上意义确属重大。但长江改道工程也使湖南的一个面积33.7平方公里的集成垸变为四面是长江的孤岛,成为了湖南省地图上唯一一块长江以北的土地。集成垸内的人们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牺牲和代价。长江改道后,断绝了集成垸与外界的陆地交通运输,带来了电力供应、通讯联络的极为不便利,集成垸内的农民在物质、精神生活方面与对岸人们的生活质量相比要落后一大截。我在集成垸内生活了近五年,对此是深有体会。

三十多年后,当我又回到了华容县集成垸,站在新河渡口,看到滚滚长江向东南流去,新河的江面变得宽阔多了,水流也没有当年那么湍急,江水也显得清彻多了。开挖的新河段早已成为主航道,江面上的客、货轮船来来往往,呈现一派繁忙运输景象。南岸大堤用水泥砌起了护墙护坡,标高达三十八米多,可抵御比1998年长江特大洪水还高的洪峰。但长江改道导致的长江水流态势的变化和冲刷带来的大量泥沙,使我们熟悉的洪山头码头变为长江泥沙淤塞成的一片荒洲,客轮已不能停靠,码头已经废弃,随之而来,使原本人来车往的热闹的洪山头这个码头小镇日渐萧条。

看到这些变化,我心中也无比感慨。人类为了更好的生存和发展,必须与天斗、与地斗、与大自然斗。在“人定胜天”年代,为了治水患,人们用人工的方法将长江裁弯截直使其改道,这是人类与大自然进行的斗争。这种斗争的结果为人类带来了安宁、带来了幸福,但有时也可能带来一些弊端,让部分人的利益受到伤害,但局部利益还得服从整体利益。长江改道已三十多年了,有何利弊还是留待历史去证明吧!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1/24 23:47:27
毛先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265
积分:2587
注册:2006年4月2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毛先生

发贴心情

我写此文查阅的资料,供感兴趣者参考。

章锡绶,生卒年月不详。民国时期水利专家。本文是1936年他担任江汉工程局第四工务所(驻湖北监利)主任时所撰,同年5月发表于《扬子江水利委员会季刊》第1卷第1期。该文主张在上车湾对岸应开凿引河 江陵堆金台和监利麻布拐建进洪闸,必要时分别引洪蓄于茅草湖和洪湖,以减缓大汛时荆江洪水之压力。

荆河堤埝之险状与整理补救之刍议
    

民国·章锡绶


一、荆河情形概要

荆河为扬子江中游之一部分,自城陵矶对岸之荆河口起,上溯至宜昌以下60公里处的枝城约400余公里,其间河道弯曲特甚,为扬子江全流域水患最剧之区。湖北监利县志有云:“江之利在蜀,江之患在楚。楚之江患,荆郡其首,监利又荆郡之最也”。可知荆河水患之严重自古已然。
     扬子江之上游,两岸夹山,不易泛溢。下游则水道宽畅,易于排洪。惟荆河一带,江道窄狭,水流湍急。南岸有山岭为之阻隔,洞庭湖为之蓄泄,北岸则一片平原,完全赖堤埝之保障。而且堤埝内外,地势高低之差在二、三丈上下。江陵、监利、沔阳以及潜江、天门、汉阳、汉川等县如在釜底。万一江堤溃决,则一泻千里,尽成泽国,而汉口市场,亦遭其鱼之叹。
     江流愈曲,险工愈多,此自然之势也。荆河自藕池口下迄荆河口,长约240公里。其间大弯小曲不下20余处,甚至有旱道五六里可达彼端,而水道环绕须七八十里者。统计荆河两岸,因弯曲而受之险工,何止数十处。其最重要而险象最著,每年工程亦最巨者,莫若监利县之上车湾。
    

二、上车湾对岸应开凿引河

查民国以来,上车湾之工程经费,何止四五百万。其堤适在江流90°转弯之顶端,急流扫射,堤砧壁立,崩溃挫陷之势,只有骇人听闻者。以全部之石建挑水坝一座,于一夜之间,挫陷至二丈有余,其他随修随崩、随筑随坍之情形层见叠出,无足为异。往者堤内尚有坚实之平地,以为退挽月堤,步步退让之计。而自民国15年车湾溃堤之后,堤内一片沙壤,深至数丈,不能再作挽堤之基础。故现在之情势,惟有与水力战,向外挡护而已。历年以来打桩、沉船、抛石抛笼,以及沉埽、筑坝之工,不一而足,岁耗公币,何止一二十万!然其结果仍属危在旦夕。锡绶于上车湾工程苦心经营者,3年有余。对岸之沙洲,因此间石工之影响,逐渐崩坍。而堤之崩溃情势,较前略差。然以如此弯曲甚大之处,倘不在对岸沙洲开凿引河,以减流速,为根本之设计,深恐今日缓和之情形,亦难持久。夫上车湾之堤,关系甚巨,苟一决口,其水可直入沔阳、汉阳,而淹至汉口。盖水流之势,必走捷径。车湾既决,水势可不回环曲折,走故道,而达汉口。去年(民国24年)汉口之所以能免灾者,实赖上车湾之未决。否则,襄水攻于后,江水阻于前,人力虽足,何所设施。故扬子江之患,荆河为甚,而上车湾实荆河之最险处,宜速积极开凿对岸之引河,以作根本之解决。
     上车湾对岸开凿引河之说,业经美籍总工程师史笃培之详细研究,切实勘估,认为确有开凿之必要。其计划自天字一号起,向南直开至砖桥为止,计5公里,约计工程经费90余万元。此项测绘结果,设计图表及其预算报告书等,早已呈送全国经济委员会案,惜尚未实施,致车湾之堤,犹日与江流相搏战,设或抢救不及,而竟演成扬子江之改道,其患当不堪设想。
    

三、监利县江堤须加高培厚

荆河北岸之堤埝,自万城以下,经沙市郝穴诸镇,而至拖茅埠,计长130余公里,谓之荆江大堤(亦名万城大堤),代设专官,以培修之。自民国以来,改设专局,征收土费,培修不遗余力,故其堤身雄厚高大,为荆河诸堤之冠。自拖茅埠起至荆河口止,计长150余公里,为监利县之江堤。历来由民间自管自修,分为上中下三汛,每岁举首事,派工费,集民夫,以修理之。堤身低矮,参错不齐。自民国15年后,改由湖北水利局培修,稍有可观。及20年大水之后,经全国水灾救济委员会彻底修筑,凡低矮者,大都加高至20年洪水位以上3尺,······监利上下游江堤,至21年后,复经江汉工程局补修,大致完成。惜限于经费,不能一气呵成。其不及20年洪水位以上3尺之堤段,尚有麻布拐、钟家铺、下车湾,及上车湾之亍端等处,亟应于最短期内,加高培厚,以免意外。
     民国24年,荆河之洪水位超出20年洪水位3尺余,以致监利江堤150余公里,无处不需抢筑子堤。随涨随筑,昼夜不停。集数万人于堤上,在狂风猛雨之中,拼命抢险,与水争持者五昼夜。无奈水势之涨,始终不止。堤之低矮处,已在水面之下三五尺不等,所赖以抵挡泛溢者,仅临时抢筑之麻袋草把等子堤而已。满江大流,澎湃极点,不破一口,无以消泄,卒在江陵、监利、石首三县交界处之麻布拐,溃决一口,直灌洪湖。同时上下游南北两堤,溃决之口,不一而足。水势得有消泄,江水逐渐退落。查麻布拐干堤之外尚有30余里之滩地,地势颇高,水之退出口门较早,复因洪湖之容量颇大,故监利县虽已决口,而为患尚小。设或溃在车湾,则堤外既无滩地,而江流迫近,将顺大湾及溃口之势,一泻而淹沔阳、汉阳、汉口等处,不复循其90°之转角而走故道矣。
     此外监利县江堤著名危险之堤段,如上汛之宋四弓、九月宫、堤身崩溃大半。中汛之代渣段,约长25公里。巨浪打击,堤面已去十之四五。下汛之观音洲,堤脚崩坍,大有车湾第二之势。凡此诸险,现在均需切实修筑,预为防范。倘一失事,其所受灾害之严重,与决上车湾无异也。在此荆河根本整治问题未解决以前,所当切实注意也。
    

四、江陵监利北岸建筑蓄水库

荆河水位之涨落,不若扬子江下游之有规则,而与洞庭湖有密切关系。盖江流挟数千里建瓴之势,自宜渝段之峡间,直泄而下,湍激已甚。洞庭又包黔、蜀、粤西、湖南数省之水南出而横截于城陵矶,力战交搏,蹴天吴而翻地轴。自城陵矶而下,又有道陵矶、白螺矶等,以锁束之,不得畅流。故当川湘两水同时暴发之时,荆河口之出路,几为洞庭之水横截堵塞,沸腾澎湃于监利江面。前无泄路,后有涌水,水面高度由下游逐渐向上游抬高,与平常自然之坡度完全不同。在此情形之下,不破新道,难以消泄,此荆河之所以向有九穴十三口而为之分泄也。(九穴者,江陵之郝灾、章卜穴,石首之宋穴、杨林穴、调弦穴、小岳穴,监利之赤剥穴,松滋之章穴,潜江之里社穴。十三口无考,雷霈荆州方舆书谓九穴合虎渡、油河、柳子、罗堰为十三口。)宋以前诸穴皆通,故江患稍差。元明以后,逐渐闭塞,至清同治年间,则仅存石首之调弦一穴而已。咸丰年间,藕池口溃决,江水直泄洞庭,为今之最大穴口。其他尚有松滋、太平二口,亦为近代所开泄者。总而言之,自宜昌至荆河口3000余里间,仅存南岸之松滋、太平、藕池、调弦四口,以泄江流而入于洞庭。其北岸则长堤一带,不许滴水分泄。明清时代,每值北堤危急,准予开挖南堤,以消水势。于是荆河所挟之含沙量,悉入洞庭,卒造成湖中新洲县之地面(如南县全县及津市之一部分),致蓄水面积日益狭小。故江北之堤,防守愈严,即江南之水,分泄愈多,亦即江南地面愈见淤高。最近南岸平地之高度,有较北岸平地高出二丈以上者,深恐洞庭湖底亦将较高于江陵监利两县之平地也。(宜精密测量以供研究)年复一年,洞庭湖底,增高不已,荆河之水必有不能流入洞庭之一日。而松滋、太平、藕池、调弦诸口,亦必有闭塞之一日。彼时荆河之水无从分泄,势必择其地势低洼之处而灌注之,北岸之堤势必有自然溃决,而返其古来穴口原状之一日也。且详加推测,其患或不止此。盖古时南北两岸,同为平地,尚有洞庭为之蓄水。今后南岸淤高,北岸仍属平衍,以地形而论,则将来洞庭北迁,亦属沧桑应有之变也。深愿江陵、监利、沔阳、潜江、汉阳等县之人民,明了此种危机,而主持水利者,亟谋根本治荆之计也。
     治荆之计,非经详密之测量与考虑,不易发言,惟以目前洞庭淤塞之速,与水患逐年增加,不得不亟谋建筑蓄水库,以分泄荆河之水,而使之暂有归束。蓄水库之地点,在形势上观之,非在北岸不可。江陵县之茅草湖及监利县洪湖,地势卑洼,本为蓄泄内地雨水之处所,不妨将其扩大围垸,建成水库。在江陵方面,建闸于堆金台;监利方面,建闸于麻布拐。利用原有内河水道,筑围堤于两岸,以通水库。庶几大水之时,在沙市一带,有茅草库以暂蓄之;因车湾一带,有洪湖库以缓和之。临时应急,足以稍解荆堤之危,而免泛滥之害也。舍此之外,惟有尽徙江陵、监利、沔阳3县低洼处之人民,于湖南西北及四川或本县高原之上。放弃3县之地,以为大湖。恢复明宋以前之穴口,使荆河挟多量之沙以淤填之。则不及百年,仍可恢复原状,而其地面当较高于洞庭矣。不过此举牺牲太巨,非有坚忍之决心,与强有力之逼迫,不易办到耳。
    

五、取缔沿江围垦

荆堤之外,滩地极广,本为排洪之用。乃自前清以来,人烟稠密,大都垦为民田,私筑围圩,阡陌相连,何止有数万亩。旋坍旋筑,政府不加阻止,以期国课之增收,舍本求末,实违水政之本旨。设或沿江一带之滩地,一律筑为民垸,则洪潦之时,水无去路矣。而且此项民堤,非特有碍排洪,实更有害干堤之溃决。每当洪水暴发之时,民堤首先溃决,水势即乘其溃决之势,直冲干堤,为害信非浅鲜。查公安、石首、江陵、监利4县之民垸独多,压迫江流,使其无从畅行,无怪4县之灾情独多也。是宜设法取缔,以畅江流。爰刍荛之见,以备高明之择焉。
     (摘自《扬子江水利委员会季刊》第一卷第一期,民国二十五年五月出版)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1/27 9:33:27
深蓝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初下乡
文章:7
积分:95
注册:2007年1月6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深蓝

发贴心情

69年1月4日晚,我就是在洪山头下船,第一次踏上华容这块土地的。只记得岸上黑漆漆的一片。当时燃烧的激情已经开始冷却,我们这些底气不足的“男子汉”和被“男子汉”们鄙夷的爱抽泣女同学一道懵懵懂懂面对这漆黑,只记得一位女生带哭腔问道:“何事冒得亮哪?”我们一点不知道长江已经、正在、将来要发生什么,如同我和我这代人的命运。

我后来被安排在华容内地的南山公社,没有参加长江改道工程,我仍然对那场有长沙知青参加的伟大工程深表敬意。沧海桑田过去被认为只能是大自然的造化,华容人民的沧海桑田壮举真是是惊天地、泣鬼神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7 14:39:18
深蓝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初下乡
文章:7
积分:95
注册:2007年1月6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深蓝

发贴心情

补:

很多年后,我就“何事冒得亮哪?”一问求教过毛先生。毛先生讲,长江工地上应该是有的。当年的一个年长知青同伴后来说,当时长江远处确实好多灯光,只是我们大都舟马劳顿,激情疲怠,睡懵哒。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7/1/7 15:00:31

 4   4   1/1页      1    
本论坛由老知青之家www.lzqzj.com支持维护 鄂ICP备05001926号 QQ 66828243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