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轻描淡写文笔朴实、流畅,简短的文字构勒出点点琐事,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网2006年度知青专栏轻描淡写专栏 → 米粉子

您是本帖的第 157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米粉子
轻描淡写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579
积分:5109
注册:2005年9月1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轻描淡写

发贴心情
米粉子

  八、九岁时,外婆带着我们姐弟四人住在瓷城醴陵的姜湾里。
醴陵的老房子都是这种格局:临街一张门进去,一条长长的“弄子”,一通到底,房子的后面就是农田、菜地、水塘……,弄子两边分住着数户人家。       
  祝平和我年纪相仿,我们两家打对面——门对门,中间只隔着米把宽的弄子。有时清早起来睁眼一看,自己睡在祝平的床上,就知道家里来客了——一般都是外公从乡下来,晚上到的,熟睡中的我就被抱到祝平的床上,对此,我早已习惯了。
 我们的房子是在弄子的尾上,打开后门,往下看,地面离门框足足有两米来高,近处是一块空地,远处是大片大片的农田。平时我们的垃圾、脏水都是打开后门就往下倒。
 祝平上边有个哥哥,比我们大几岁,下边有个小妹妹。小妹妹大概是一岁左右吧,米粉子就是小妹妹的专门食品。
 米粉子是把大米炒香了,磨成粉,过筛后留下最细的部分,给断奶后的婴儿做主食。条件好的,加白糖、奶粉、鸡蛋,条件差点的,就什么都不放。我的同龄人,不少人小时候就是吃米粉子长大的。
  那是全民吃食堂的日子,没有油水,每餐一小缽饭刚刚吃过就饿了,到那里去搞东西吃呢?家里只要是能吃的东西,不管外婆藏到哪里,都不可能瞞过我们四双贼亮贼亮的眼睛,何况,家中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够填肚子的东西。
 一次偶然的机会,祝平和我一起偷吃了一次小妹妹的米粉子,那香喷喷、软呼呼的米粉子让我俩回味不已,打那开始,米粉子就成了我俩日思夜想的东西,时时窥视,但总不能得手:祝平家里总是有大人在。
 我们热切地盼望着机会的降临。
 机会终于来了!那天晚上,祝平的爸爸妈妈抱着小妹妹去看电影了,祝平的哥哥回到了自己的房里——他的房间在弄子另一头的楼上,上了楼,他一般是不会再下楼的。我和祝平心花怒放,赶紧行动:关好门,找出米粉子用水调好,把封好的煤炉子捅开,把奶锅放在炉子上,不断搅动,一会功夫米粉子就弄好了。一奶锅米粉子我和祝平两个三下五除二,吃了个干干净净。用和好的湿煤把火重新封上,只要把奶锅洗干净,放回原处,一切就天衣无缝了。我俩正心中窃喜,划算下次再找机会过过瘾,谁知此时乐极生悲,就在打开后门,往外倒洗奶锅水的时候,一失手,奶锅掉了下去!我和祝平都懵了:怎么办?不赶快把奶锅捡上来,那今天我们偷吃小妹妹的米粉子的事就会被发现,要受惩罚是肯定的,别人知道了,还不丑死人!
 打开后门,外边黑漆漆的一大片,往下一看,平时只一人多高的地方显得有点深不见底,要下去好办,咬咬牙跳下去就是,问题是怎么上来呀,这么高,大人要上来尚且困难,我们小孩更是没门!我们一次次尝试着用我们想得到的办法把那该死的奶锅“吊”上来,但是每一次都失败了。正在我和祝平大眼瞪小眼,欲哭无泪的时候,外头一阵喧闹,祝平的爸爸妈妈回来了!
 外婆闻讯过来,接下来的训斥就可想而知了,我俩只有老老实实,一声不吭。骂过之后,两家大人决定对我们采取的惩罚是:站到大街上去,不准睡觉!
  我和祝平凄凄惨惨地站在路灯下,还好,天晚了,没见有熟人,也没有什么过路的人,天气也不是太凉。我和祝平只是后悔:为什么不把奶锅端稳点,这下可好,挨了骂不要紧,以后再也不要想打米粉子的主意了。
 夜渐渐的深了,祝平的妈妈来喊她进去睡觉,她乖乖地进屋去了,剩下我一个人。一会,外婆也来叫我进去,我硬着脖子:偏不!
不记得外婆一共出来叫了我几次,最后連拉带扯、连哄带骂,我才气鼓鼓地跟着她进了屋。
 祝平家的米粉子从此被锁了起来,偷吃米粉子的记忆也就到此为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5/9/2 22:39:12
友情周末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8179
积分:54021
注册:2005年11月14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友情周末

发贴心情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3/22 19:29:14

 2   2   1/1页      1    
本论坛由老知青之家www.lzqzj.com支持维护 鄂ICP备05001926号 QQ 66828243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