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老土-湖南礼陵人。1963年赴乡村插队务农,国家一级作家。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湖南知青网2006年度知青专栏老土专栏 → [原创]朱赫其人

您是本帖的第 1202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朱赫其人
gaungkai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559
积分:5125
注册:2006年5月4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gaungkai

发贴心情
[原创]朱赫其人

朱赫其人          (知青人物素描之一)。

       朱赫是我们桃川农场的知青,又是文学爱好者,这样一来,和他相识就是很自然的事了.那个时候,朱赫清清秀秀的,一脸的学生气,笑起来,呵呵的,大约也喝了笑婆婆的尿吧(他的一篇小说有这样的描述),很有一点天真无邪的味道.在到江永之前,他就发表过民歌体的小诗,是我们知青中最早在报刊发表文学作品的人,因此,他对我说,他的最大的心愿,就是当个作家或是记者.但是,他又常常有些伤感,那当然是家庭出身的缘故.这家庭出身成了他实现自己理想绊脚石,他说.其实,在我们知青中有几个是出身好的呢?

      朱赫不仅会写诗作文,而且还会画画。我不懂画,我总以为他的画有点工笔画的味道。画画时极为细腻,画一棵大树,那树上的叶子都是一片片地描绘,全然不是泼墨渲染的那一种手法。你望着他画画儿的样儿,精心,认真,一丝不苟,就可想到,他在写诗作文时那严肃认真的劲头了。他对生活,也是这样,严肃认真,规规矩矩,从不违犯纪律。他习诗作文,都是在业余时间,点一盏小油灯,不声不响的写。有时伏案而作,有时躲进蚊帐里写。就这样,他本子上,总是密密麻麻的一片蝇头小字,像天书,那是只有他才看得懂的草稿本。

       一天,《长沙晚报》的副刊刊载了他的一篇抒情散文,是写知青生活的。我不记得我是在哪里弄到了那一张报纸的,那时生产队似乎根本就没有钱订报纸。也许是家里捎来,但更有可能是朱赫给我看的。

后来,上海出的那种青年文学刊物《萌芽》又刊载了他一篇小小说,那是他来到茶厂工区给我看的。那篇文章写得十分生动,人物也写得活。我在上面写的喝了笑婆婆的尿这一句话就是朱赫在这篇小说中写的一句话。没多久,朱赫又给看了一封约稿信,我还记得那信是安徽《合肥晚报》的一个副刊编辑写给他的。信中说很欣赏他在《萌芽》发的那篇小说,特来约请他为《合肥晚报》写点东西。我在看信的时候,朱赫在一旁笑逐颜开,他高兴得不得了。

       刚到农场时,我们一些文学爱好者,策划着出一本文学期刊,当然是不定期的出版的。大家将那期刊定名叫做《耕耘》。朱赫也是编委之一。折腾了好久,第一期终于出来了,厚厚的一本,油印的。头一篇就是朱赫的短篇小说。其中也有我的一首小诗。朱赫的小说,写的什么,我不记得了,毕竟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但小说肯定还不错,不然的话,不会放在首篇。但这样一本纯文学油印本,只出了一期,农场就不让出了,县公安局还来了人调查,也没有查出什么不轨的地方,但为了防患于未然,农场停止了给我们的一切资助。那是个讲阶级斗争的年代,也是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年代。从这一件事中,也可折射出一个实质性的问题:我们是来劳动改造的,有很多的公民权利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是没有的.

       使朱赫声名大震的,应是他的那篇《妹妹的日记》。那篇知青文学作品和程亚林的《弟弟我变了》齐名,堪称姐妹篇。两篇文章都有一个共同的内容,写的都是知青在下乡中的尴尬和困惑.在知青中广为流传,在社会上也影响较大。朱赫因此而受到冲击。五一广场那大字报栏目里,朱赫的大名被打了黑×,成了反动文艺黑线小啰啰朱赫只好回到了江永,心神不定地对我说:白纸黑字,铁证如山。这一劫,他怕是逃不掉的了。朱赫因此而忧郁、沉寂、不安.

       因为他的那个霸王岭生产队人去楼空,没地方吃饭,他来到茅草地在我这儿搭餐。一天,肖鹏夫也在我这儿吃饭,他们是一个队的伙伴,碰在一起,常会争论不休。不知怎么的,那一天在争论中,朱赫说了一句令人大惊失色的话:那个拿着一本小红本,跟在毛主席的身后人,简直就是一个小丑!那时候,那个林副主席,可正是红得发紫的时候呵。这样的议论要是被人知道,不用说,朱赫可就要坐大牢了,少说也要被关个十年!我们一下子停止了吃饭,小屋子里可怕地静默着。隔了一会我说:朱赫,刚才那一句话,说到这儿打止吧。对外可不能再说了呵。朱赫沉默地点了点头。

       朱赫想说的话,正是我们想说但又不敢说的。那个文化大革命,把一个好端端国家搞得那样混乱,正是因为有了林副统帅和江青那样的奸佞在兴风作浪,谁心里不对他们的作为产生厌恶之情呢?

       后来我们农场拆散了。大家都插队了。朱赫不知被分在什么地方。只听说,他和一个女知青谈爱了。后又听说他回他的老家浏阳了。我们之间的联系也就中断了。80年代初,长沙晚报副刊编辑王俞老师来我家,说朱赫前几天到了他那里,问我们是否还联系。并说了他的一些近况。由此我动了心,想去一趟浏阳看望他一下,但又未去成。这老弟也许是工作太繁忙了些,知青活动也不参加了,2004年重返江永我以为他会去的,但也未见着他的身影.旧地重游,回顾以往,和往日的知青朋友相会畅叙,不也是一大乐趣么?        2006-7-3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2/10 9:54:38

 1   1   1/1页      1    
本论坛由老知青之家www.lzqzj.com支持维护 鄂ICP备05001926号 QQ 66828243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