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在流逝的岁月里,凝固着一段段坎坷的人生,漂浮着一缕缕如烟的往事。我用我简拙的文字记下这人生经历的真实,给自己,也给我的友人留下一丝淡淡的回忆。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湖南知青网2006年度知青专栏乡音专栏 → [原创]【清官难断】全文完-->乡音转移

您是本帖的第 5527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清官难断】全文完-->乡音转移
李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262
积分:8301
注册:2006年2月11日
1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姐

发贴心情
我想应该马上就好了。乡音姐:我们都等不及了耶!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2/9 19:09:41
乡音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759
积分:6102
注册:2006年4月26日
1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乡音

发贴心情

报告各位:已经又整理了两篇----如果再继续打下去,“清官”会打我PP,因为再打两篇也写不完状纸,干脆先停下来;主要的是这些日子得整理年终提名的原创帖,论坛上的事不敢怠慢 就是把荷包蛋煎糊了也只好由它去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2/11 13:22:11
两粒蛀牙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知青
文章:402
积分:3547
注册:2006年1月4日
13
  QQ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两粒蛀牙

发贴心情

我最爱读乡音姐写的“小说”,很亲切,好真实,都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情.

急切地等待下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2/26 19:06:30
老贺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218
积分:2322
注册:2006年7月12日
1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贺

发贴心情

   焦急地等待着下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2/26 19:49:08
yanyan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318
积分:2775
注册:2006年2月12日
1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yanyan

发贴心情

乡音姐,拜托你,莫吊我们的胃口罗!我在单位看了几段,回家恰完饭收拾完家务就来听“下回分解”,我又担心漆老大有钱了变坏,又只想晓得漆老太何是死的,却又要“且听下回分解”!

这一段时间好忙,一直没上网,不晓得湖知网正在调整,今天在单位好不容易打开湖知网,就看到了乡音姐的好文,因为忙,白天没有时间,回来急着看,看完还想说乡音姐吊我们胃口,一急,连注册名都弄错了,把QQ名注册上了,半天没搞清!乡音姐,快点讲完啊!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2/26 21:26:43
乡音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759
积分:6102
注册:2006年4月26日
1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乡音

发贴心情

三位妹妹 及各位:五和六正在修改中,估计明后天应该能送上来请大家评说了。


YYyyYYyy:别太忙了呵!姐不是有心害你们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2/28 12:03:00
李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262
积分:8301
注册:2006年2月11日
1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姐

发贴心情
乡音姐:我们的确是等不及了,真的。真的很想一口气读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2/28 13:30:50
乡音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759
积分:6102
注册:2006年4月26日
1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乡音

发贴心情
[原创]清官难断

《清官难断 五 》

老漆发愁是有原因的,二媳妇说的话也不是没有来由的。话分两头说吧。

老三的媳妇还真难找,一是漆老太待媳妇名声太差,队上和附近的人家没人上门说亲。再是老三的长相也的确差了点,我见过他,瘦长瘦长的个子,肩膀上搁一个小脑袋,头发终年蓬乱,平时像个闷头葫芦,脾气又随了漆老太,说话也没个轻重,烟和酒样样来得,喝了酒就只知道胡言乱语,一味的傻笑,特别是见到了女孩和年轻的堂客,所以队上那么多女孩子,竟然没有一个看得上他。眼看老三年前就三十的人了,漆老太能不急吗?正好娘家山区农村一户远亲有五.六个女孩,都到了待嫁的年龄,漆老太看中了那家的二女儿,说是身材矮矮胖胖的女子会生崽,又喜妹子能干,只是年龄比老三差不多小了十岁怕人家不肯放嫁。这事也没难得住她,少报三五岁说人长得老像点就是了。于是快刀斩乱麻说成了就结婚。

自从三媳妇进了门,老漆家连续发生了不少事情,先是漆老二摩托车翻车断了肋骨,刚刚出院不久,新婚的老三就被拖拉机带到车轮下,差一点没送命,老三住进了医院,老二整天在那里招扶,老太太却带着小女儿出门走亲戚去了。家里就留下他和两个年轻媳妇照顾着一大帮子事情。七十多岁的老漆到底身体也不如以前,晚上频繁起床,他住在偏屋,左边是新媳妇的房子,右边是茅房,有天晚上起来,一个不小心,他竟然转到了新媳妇房里,新媳妇在里面大叫“老流氓”,吓清醒了老漆。这事让老漆羞愧不已。二媳妇怪三媳妇丈夫不在家,晚上不锁门不应该,三媳妇却怪老头子欺负她丈夫病了来占她的便宜,这事情硬是黄泥巴掉裤裆里,老漆说得清楚吗?谁知道漆老太回来后,三媳妇在婆婆面前哭诉着又提起此事。这天,老漆从邻居家闲聊了回屋里来刚坐下,就见老太婆像饿虎扑食一样扑向她,并且把从外面扯来的一大把草硬往老漆嘴里塞,一边骂他是吃草的家伙,一边疯了似的抓他的脸面。事后,老漆想想好没意思,一跺脚,带着些衣物,到外面亲戚和儿子家一住一两个月。文纹家是他最后去住的。当时文纹一家四口就一间房子,只好在靠最里的地方给老头安排了一个睡处,又给了老人一些钱和粮票,白天大家都不在家时,让老人自己去安排吃的。原指望老人住个十天半月就会回去,谁知他竟然一点也不提起回去的事情,老说在这家吃饭很随意,大媳妇没太多的禁忌。文纹的诸多不便漆老大很清楚,于是给二弟写了信,二弟来信说知道老人在大哥家总算放心了,于是把家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哥嫂,俩口子私下议论,觉得老头子可能是被冤枉的,又让他住了一段时间,二弟再来信时说家里要双抢了,找了这借口才送走了老漆。

当年嫁过来的二媳妇如果出门时把房门扣起来,是会要遭到漆老太臭骂的:“你娘家打发了几个烂钱值得这么锁着?”二媳妇娘家也真没打发她什么好东西,就是按风俗放的垫箱钱也只在四个箱角各放了两块。她新婚后第一次回娘家时听自己母亲说起,回来时把箱子翻了个底儿朝天也找不到钱影子。二媳妇年轻心里在装不得事,就立刻向婆婆报告了,结果惹得漆老太大发了一次脾气,说进了这种媳妇,家里不得安宁了。这事文纹和漆老大也听二嫂说过,漆老大听完了就说莫不是你娘忘了放进去?文纹说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漆老大提高嗓子反问文纹,“这么说是你看到了那几块钱?”

文纹结婚时也碰上过这种事情:她自己的钱和漆老大带回来的工资加起来正好有一百元,于是,十张十元的大钞被整整齐齐地收在漆老大挂在他们睡房墙上的旧挎包夹层里。隔天,文纹和漆老大要去供销社买东西,她到房里去拿钱时,下意识地数了数,却只有九张了!等到她告诉进屋来催她快点的丈夫后,漆老大竟然对着文纹说:“快点,把你的鞋脱下来看看。”文纹那天穿的是一双当年很流行的方口黑帮没扣拌的塑料底新布鞋,里面还没有放垫底呢,真的就脱下来给丈夫检查,漆老大没看到什么东西,再也不说一句话,就只催文纹快点走。不知道漆老大会不会将这事情告诉漆老太,总之那几天家里特别的宁静,漆老太也常有笑容面对大儿媳妇,文纹也没好意思把这事提出来。

三媳妇进了门,的确不像前面两个媳妇那么糊涂,漆老三让她整治得服服贴贴,只认事情做,其余一切全交给年轻的老婆管起来。三媳妇不论出工做饭,只要自己不在房里,一串钥匙总是随身挂在裤头上,谁也别想摘走。她身体好力气足,又不惜力气做事,的确是一个农家好媳妇,漆老太因她是远房亲戚,又比自己的儿子少了那么多,自然是威风有所收敛,也不去计较她像把“广东锁”--毛都拔不出一根来。老二媳妇和弟妹处得亲热,老太看着这一对媳妇能好好相处,本来应该高兴,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顺眼。

一个清晨,高音喇叭里通知开公社社员大会,两个媳妇急急忙忙喂过自家的几头猪,就相邀去开会了,到中午才回来。这时候,漆老太神色慌张地拉着三媳妇到她的猪栏里去看,原来老三家的两头肥猪倒在栏里的水泥地上,口吐白泡,而二媳妇这时候正在自家的厨房里做饭,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不一会,就听得三嫂在猪栏前的坪里放声骂:“哪个不得好死的东西,放老鼠药毒我的猪!”急忙出来看过究竟,谁知道三嫂看到她出来就更加骂得来劲了,“死没良心的堂客进我的猪栏,我叫你一只脚跛进来,两只脚跛出去!”二嫂这才知道三嫂是骂自己,摸不清头脑自己刚才是什么事情得罪了弟妹,就扯着嗓子问:“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要这样骂我?”漆老太在一旁帮腔了:“今天早上就你们俩叔伯母在家里喂猪,家里没别人来过,你的猪没事,她的猪却倒了两头,不是你做的手脚是谁?”接着,老太历数二媳妇眼红三媳妇会当家理事的事情,说她一定是看到三媳妇的猪比自己的长得好心里不服气才下的药,三个堂客吵得难分难解,后回来的老二看看猪还有气就把老婆吼进屋里,让她别出去接话,他自己立刻跑出去找畜医。好在畜医正好在附近,赶过来时一头猪已经没救了,他给另一头猪打了针,又抓了些草药,让三媳妇去赶快煮药水给猪喝。当听到信的老三心急火燎地跑进屋,当哥让他先去找屠户,再说堂客们的事情。吃药的猪儿缓过了劲,医生才说这些日子天太热,给猪吃的潲太烫了就会得这病。刚才他去的那家的猪也是得的这种病。三媳妇还是不相信,她平时就是这样喂猪的,她的猪从来没出过这毛病,倒是二嫂的猪喂得不上心,有一顿没一餐的,长得也没自己的快。刚才婆婆给她私下里分析得不是没道理,婆婆还说早几天就见三嫂买回来了“三步倒”,说是猪栏和粮仓里老鼠闹得太厉害,想药一药它们。

中午在不安中度过,下午杀猪的来了,二嫂只能躲在自家厨房的窗口后向外面望去,老二和老三在帮着给猪刮毛吹气,围观的人们关注着猪肚子里的秘密,一会儿,屠刀划破了鼓胀胀的肚皮,露出了肠子上挂着的一个个比皮球还大的血红的大球,证实了畜医的判断。二嫂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冤枉已经被澄清,跑出来要和三嫂再理论,被老二吼得缩回去了。漆老太却像没事人一样,在那里捣鼓着要吃新鲜的猪血,说猪血吃了去灰尘。老三媳妇自知理亏,晚餐时让孩子端过来一大盆猪下水,请二哥一家人吃。

经过这一次,原来很融洽的妯娌俩就很少在一起说话做事了。又是一个大年,文纹一家又回到乡下过年,听二嫂再细说起此事,又仔细问过三嫂,她心里有底了。于是晚上打了一大盆滚烫的洗脚水,叫过来两个弟妹,和她们说起了知心话,三媳妇就把当时婆婆怎么说的话又学了一遍,文纹说,这个家里有条规矩:“老太太就是老太太,无理也要让她三分。”既然婆婆不是个息事宁人的主,就只希望她们以后不要再听信挑拨,逢事要多想想,先问清楚再说话,动辙就吵架不是好办法。嫁到这家的房檐下,就要像姐妹一样相处,更要互相关心,才能过上安稳日子。两个女人本来都是厚道人家的孩子,道理讲明白了也就都心悦诚服地接受了大嫂的意见。

不久三嫂怀孕了,生下来一个女孩,老太太给孩子打好包就出去了。这个月子,除了三嫂自己的母亲来过,别的事情就只能是二嫂帮着做,没坐满月,三嫂就下地做事了;再隔一年,又一个女孩子出世了,漆老太站在门边上等着接生婆说话,听说又是女孩就头也不回地走开了;待到三嫂的第三个女孩出生时,漆老三干脆名字也不给取,只管叫她三妹子。漆老太就像家里进了瘟神一样,成天骂骂咧咧的,说谁谁是绝户,再也不跨进细三媳妇的房子了。老三不死心,硬是逼着她再怀了一个,这一次,因为生了一个儿子,漆老太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每天就对着孩子叫“宽心宝”,唠叨着说这孩子是她求观音菩萨求来的。后来,三嫂只要提起这些往事总会伤心落泪,说那几年天天看老三的脸色受婆婆咒骂,她连死的心也有了。

《清官难断 六 》

再说那年漆老大第一次对文纹公开发飚,是他们婚后第四年的事情。那年岁末,他们夫妇带着儿女回到乡下陪老漆夫妇过年,按照我们那里的规矩,大年初二女婿一家是要去岳父家拜年,而且多少要提些礼物。可是漆老二俩口子年前添了一对龙凤胎,所以只能老二一个人去岳家。刚刚分家,家里一贫如洗,老二只好用半斤装的小瓶子装了两瓶自家的谷烧酒,到埘里摸了几个鸡屁股蛋,勉强没有空着两只手能进岳家。可是,脚上没有一双像样的鞋可穿,连那双刚洗过的旧解放鞋子的后跟也穿帮了。二媳妇觉得太对不起丈夫了,就提着鞋子找到在太阳下等大哥也一起出门的大嫂文纹,帮忙缝一下后跟那个大豁口。文纹看了看,起身到里面屋子翻开自己的包,从里面摸出一块帆布条,比了比就坐在太阳下动手缝补起来,一边缝一边和弟妹说话:" 一个电工的妻子送给我两双帆布手套,拆洗后给漆老大贴了两双鞋垫,准备这次回家到缝纫机上去扎好,这块帆布就是从鞋垫上取下来的。"老二媳妇正要感谢大嫂帮她解了难,漆老太从里屋出来了。看到文纹手中的帆布,就开口向文纹要手套,说是要给老三砍楂用。文纹又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并解释说家里也没有了。老太太一听撅着嘴巴跑到里屋找大儿子要去了。漆老大跑出来不分青红皂白就大声责怪文纹,文纹又向漆老大解释,谁知道不解释还好,越解释越出了麻烦,漆老太在里面骂了媳妇又骂儿子,说做娘的不过是要双手套,也作不了堂客的主!老二劝娘新年里别闹得队上的人都听到,老太太又骂开了老二,说几个儿子媳妇团起来欺负她,越说越来劲了。文纹听得心烦,扎好鞋子后进到里屋,把自己包里的东西统通翻出来丢到床上地上,对着漆老太说,“这里面要是有一只手套也是我对不起你,你翻吧!”这一下是火上浇油,婆婆跳起来要打文纹,漆老大也挥着拳头奔老婆而来,幸好弟妹们都站在房门前,四个人就把漆老大抬起来了,文纹也在气头上,望着不讲理的婆婆,再看看那个疯狂的丈夫往日的斯文全无,在他弟妹的头顶上四肢攒动的样子,心里别说有多委屈,强忍着泪水,跳出了“包围圈”,也忘了要带孩子,一个人径自朝车站走去。不一会 漆老二也提着酒瓶子跟过来了,叔嫂两个同车到县城,老二一路上都在怨自己多事,让嫂嫂受气了,请她多原谅。文纹告诉他,自己伤心的不是老太太的不讲理,因为老太太的“故事”这几年媳妇当下来,她已经见识得太多,心里早有准备。她伤心的是老二他哥,竟然也那样不讲道理,而且,发起飚来就是他母亲一个样子,她担心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不好过。

第二天,漆老大带着两个孩子回到城里岳家,硬是当着岳父母的面把文纹打了一顿才解气。事完,文纹还端个茶杯给他喝水,漆老大竟然说“你在我家不给我面子,我当然要在你家找回来。”文纹说知道自己在乡下让他丢面子了,也不计较他再起事端。漆老大后来告诉文纹说,他本来是要把孩子放到家里,说好每月寄四十元给母亲,他母亲也答应了。结果,他让父亲好生骂了一顿,说“别说四十元,就是给四百元这孩子也不能带。”并且让他老老实实把孩子送进城去。

小俩口子把话说过也就没放心上了。老漆却清楚地记得这些事情,他怕文纹不会答应回来请老太太。为难归为难,总还是得去文纹那里说一声,不料文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漆老大心里没底,跟着老婆回到了乡下。

  文纹下车就直奔大姑子家里,先和大姑子商量了好一会,然后两人同时进去,只字不提老太太和二媳妇吵架的事情,只说自己回来了,没见到婆婆就过这边来了。问婆婆跟自己一起回去不?漆老太就着竿子下了坡,文纹就这么不费吹灰之力把漆老太接回家了。别人都不明白漆老太这次为什么这么听话,其实道理很简单,大媳妇已经当面鼓对面锣和她对过一次阵,说被她赶走是有些冤枉,但被她气走倒是真的,她如果再提起那次事件,不还是自找没趣吗?女儿家到底不是长住之地。文纹也是明白人,如果自己再和漆老太一样纠缠,这书不是白读了吗?自这次事情以后,漆老太再也没和大媳妇过不去,加上不久老漆去世,漆老太没有了可以随意耍威风和帮她收拾残局的人,成了“剪了翅膀的老鸡”,她与媳妇们的“战斗”多少有些收敛。

文沛有过一次短暂的恋爱史,男方突然离她而去,从此终身未嫁。去年突发肝尖坏死,不到一天的功夫就去了。临终前抓着我的手说出了她的担心,她说文纹几十年来常挨漆老大的打,却一直不肯让她知道。早些日子她有事到文纹家里,看到文纹躺在床上,蒙着头不肯见她,她才发现妹妹的身上到处是伤,头上也是几个鸡蛋大的疱。暴性子的文沛没舍得再骂妹妹,只是咬牙切齿地说:“你得和他离!”可是文纹表示为了自己的孩子,也为了自己的面子,她是不能离婚的,她其实已经和漆老大分居几年了。但文纹也担心自己有一天会死在突发暴怒的漆老大手下。这些年,在报纸上,电影中也多次见到过报道知识分子在家里实施家庭暴力的事情,可是这种事情就在我的好友身上发生,还是不能不让我震惊!


漆老大最后一次发飚是文沛去世前的几天,那天文纹正在给孙子煮饺子,两三岁的孙子调皮,爬上沙发背一定要爷爷陪他玩,爷爷不耐烦陪,但玩的那个正在兴头上,哪肯停下来?就听扑通一声,孙子从沙发背上面直接摔到了地板上。文纹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好险!忍不住说了一声:“爷爷不和你玩,你干嘛要跳呢?”口气里自然含有责备老头的意思。这边漆老大像没事人一样站到了钢琴前,叮叮当当弹起来了。看看孩子没大问题,文纹又回到厨房里去看饺子了。突然文纹感觉到脑后面一阵风,一个耳光就从后面甩到了她的脸上,文纹回头看时,漆老大的拳头就像雨点般地落在了自己的前额和胸前,文纹赶忙放下捞饺子的漏勺护着自己的脑袋,就听得漆老大咬牙切齿在说:“老子这辈子让你害惨了,今天我要打死你!”这时候孙子吓哭了,文纹走过去抱起孩子坐在沙发上一边对孙子说:“别怕!别怕!”一边望着一起过了几十年老头攒得紧紧的因刚才打她而发红了的拳头说,“你今天把我打死了,自己也得去坐牢陪命。”谁知道漆老大竟然顺手抓起了孩子的玩具琵琶琴,从正面向她劈过来,“老子就是要打死你,坐牢就坐牢!”文纹把身子向里侧了一下,小小的琴裹协着重力劈向了她的大腿和后背......等狂怒的漆老大终于停止了暴力,文纹下决心走向电话机,拨通了儿子的电话。儿子听到母亲说,让他如果有空的话,中午回来一下,有事情和他谈。立刻就明白是什么事了。儿子开了房门看到地上一片狼藉,在母亲床前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您为什么不打110?”文纹苦笑着说:“孩子你真傻,报警的结果就是从你的家里把你的父亲铐出去,你和你姐都是有身份的人了,这个面子妈妈可丢不起!”不过,从此时开始,文纹也下定决心不离婚就离开他!他也老了,他比自己更离不开孩子的照顾,那就只有自己离开了。

失去了姐姐的文纹,心里的苦再没有地方倾诉了。她只能把自己的遭遇和回忆、伤心和泪水全部倾注在她的回忆里。当我收到文纹寄来的全部文档时,她已经离开了喧嚣的城市,离开了已经成人的她牵挂的孩子们,提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大家的视线,文纹到底去了哪里,她后半辈子想干什么?我也只能等待她的下一个包裹的出现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2/29 9:37:09
乡音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版主
文章:759
积分:6102
注册:2006年4月26日
1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乡音

发贴心情
[原创]【清官难断 之 不是后记】

不是后记:

我整理了文纹所有的文档,写作时把人物姓名,事件发生地址等都做了隐藏,这是第一
第二,文纹记录的事件发生日期与我这里整理出来的顺序是不完全相同的,这只是为了写作的需要;
第三:虽然“情爱已消尽”,但文纹至今不忘漆老大在她最困难的日子里给与她的帮助和支持,这是她一直忍让和容忍他一次又一次不断升级的暴力行为的真正原因,假如漆老大能看到这篇文章,不知会作何感想?一个爱他钦佩他的人的情感会被岁月磨蚀到这种样子,这是文纹根本无法预料的,文纹的婚姻是失败的,谁之过?
第四:文纹曾经写下了下面的一些文字,说明自己的心理变化过程:“七十年代,就婚姻生活而言,这是一段同甘共苦的时期,我们一起走过来,虽有打骂生气的日子,更多的是宁静与融洽,两个没一点生活经验的人,小心地一步一个脚印地支撑起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贫穷的温暖小家。”“虽然日子开始过得好一点了,他的坏脾气却跟着见长。”“从来只喜欢一家人晚上围坐一起的他,有天晚上很晚才回来,进门时显得很亢奋,有声有色地描述着他们几个男同事晚上和一G姓女人在一起聊天的过程,我觉得他说的东西挺没意思,就冷冷地顶了一句:'平时你们不是都不喜欢这个女的,说她太风骚,今天怎么了,几个大男人想耍她反而被她耍了?''啪!'话音没落,一个响亮的耳光从后面打向我的右耳朵,我只觉得耳朵‘鸣’的一声,就什么也听不到了。我再也没有理他,捂着耳朵上床睡了。大约半月以后,耳朵的听力才慢慢恢复,”“这种事情出现多了后,我心目中的光辉形象开始褪色。”
在九十年代的日记中,文纹写道:“比起现在那些打牌赌钱输老婆的人,他还算是好的,为了孩子们,混着过吧!”她又挖苦自己:“一方面制造着五好家庭的谎言欺骗同事和单位,一方面承受着不定时袭来的暴力,似乎结婚女人就应该这样过日子。”

   关于漆老太,许多人都希望知道她的结局,她现在快九十岁的人了,还整天坐在牌桌旁,先是培养了两个媳妇和大女儿当牌友,然后是孙子孙女辈里几乎所有孩子,因为打牌家里许多应该做的事情没人乐意去做,因为打牌家里出了更多的事情,这不是我本文想写的主题。文纹的想法是,漆老太是个无知识的从旧社会过来的农村妇女,她的作为虽然过份,但文纹嫁到了这个家,就得学会容忍她。但对作为知识分子的丈夫的频繁暴力的容忍,文纹觉得已经到了极限!

我不是清官,也断不了这家人家的家务事,请读者诸君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说说你们的看法。我也将收集部分“说法”,寄给文纹,以了我和九泉下的文沛之心愿!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2/29 9:51:00
李姐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262
积分:8301
注册:2006年2月11日
2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姐

发贴心情

“比起现在那些打牌赌钱输老婆的人,他还算是好的,为了孩子们,混着过吧!”她又挖苦自己:“一方面制造着五好家庭的谎言欺骗同事和单位,一方面承受着不定时袭来的暴力,似乎结婚女人就应该这样过日子。”

   典型的老式贤妻良母、忍辱负重的东方女性。在上了一点年纪的女性里,绝大部份女性好象都是为他丈夫、儿女而活;她丈夫、儿女就是她生活的全部内容;她们再苦也只苦自己。文纹就是这些女性中的典范。而今,社会进步了,开放多了,象文纹这样的女性却找不到了。可我还是愿意贤妻良母型女性多一些。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12/29 21:23:19

 27   10   2/3页   首页   1   2   3   尾页 
本论坛由老知青之家www.lzqzj.com支持维护 鄂ICP备05001926号 QQ 66828243
网上贸易 创造奇迹! 阿里巴巴 Alibaba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湖南知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