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湖南知青网2006年度  (http://2006.hnzqw.com/index.asp)
--  湖湘軼事  (http://2006.hnzqw.com/list.asp?boardid=68)
----  [原创]小巷里的故事 龙爪小巷  (http://2006.hnzqw.com/dispbbs.asp?boardid=68&id=9283)

--  作者:乡音
--  发布时间:2006/8/29 9:06:13

--  [原创]小巷里的故事 龙爪小巷
]《小巷里的故事》 系列

   龙爪小巷 


  我的故乡是湘中一座小小的县城,涟水河从城东流过,向北朝湘江奔去。贯穿小城的是从北门口到河边的一条大路,它是小城的正街。小时候听大人们开玩笑地说,从北门口点只烟,半支没抽完就到了镇湘楼河边!可就是这样一座小城却有一个很大的名字叫“龙城”!相传好多年以前,涟水河里有一条孽龙每每挟风兴浪,致使两岸生灵涂炭。有一年的端午节,午后龙舟竞度,岸上人海如潮,突然孽龙作恶,大雨倾盆,龙舟被覆、河水漫灌......危难间,观音菩萨到来,降服了孽龙,并用他的金刚杵在河边杵出了一口深井,将孽龙锁在井中,感恩的人们用泥和木塑造了一座观音菩萨的全身像,然后将此雕像置于进口,镇住孽龙。又盖了一寺名曰“云门寺”,年年观音菩萨生日等佛教的庆典日就会有许多人到寺里来烧香朝拜,祈求平安。人们从此把小城称为龙城。龙城的主街面中间铺着两行花岗石表示龙脊,鹅卵石则铺在路的两边为龙鳞,与主街垂直的小巷是龙爪,居中的只用一行花岗石。我的童年就在这样一条龙爪小巷里度过的。

  儿时的小巷不到五十个门牌号,居住着不足百来户人家。巷的那一头有一座废旧的南城门,出了城门就是郊区农村了。

  因为长年为游子,家乡的小巷这么多年来变化也很大,龙骨龙鳞早已经不复存在,代之以到处可见的无任何地域特色的水泥路面铺就。两旁的人家多换了新面孔,走在水泥路上,我有了外乡人的感觉。可是今年当我有较长的时间在小巷里转悠时,我发现我竟然是那样深爱着我过去的龙爪小巷,爱着那些熟悉的老邻居老同学和儿时的小伙伴,只要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就会想起关于他或者她的许多往事,他们也乐意和我拉家常一起回忆往事。于是我将它们记下来。就有了我的小巷里的故事。


--  作者:乡音
--  发布时间:2006/8/29 9:27:20

--  [原创]小巷里的故事 小弟当了知青后

  在这条小巷的中间有一户人家,父母先后养了五个孩子,文革中,两个女儿一个出嫁一个是六六届高中生,毕业后在就学地外地长期滞留于亲戚家,躲过了大下乡的浪潮。那一年,他们的大儿子下放到了深山林场,二儿子下到了知青点。只有才13岁的小弟老三在家。印象中老三是个快乐的小弟弟,我和他的大姐是小学同班同学,平时去他们家玩时,大眼睛的小弟总是我们逗乐的对象。

  1967年的一天,他们家里忽接居委会通知,老三也应该下乡去!可是家里认为他太小,刚满才14岁呵,而且前面已经走了两个孩子。父母想向居委会领导求求情,把这个小儿子留在身边。结果得到的是更严厉的回答:“他还小吗?那就全家下去!”

  无奈之下,父母到对河,找到家里原来的一家佃户,把老三托付给了他家当队长的儿子。队长说,正要派人进城收粪呢,你们家小弟就住在家里收大粪吧,只要按时送回来大粪,就算人在队上出工了!有这样的好事?!父母连忙一口答应了下来。小弟就这样开始了他的收类生涯,达六年之久。

  从此一家人就为着帮小弟收粪忙:每天清晨,半条街人家的厕所全由他们家包掏。掏好了由父母抬回来放自家粪池存着;别人家的马桶还没来得及倒的。二姐(小弟下乡后,她也回来了)就殷勤地接过来提回家,也倒进自家的粪池里,然后把马桶刷洗得干干净净,再很小心地送到邻居家的厕所里,临走还得向主人道声谢!
  小弟三天两头,就用家里的小水桶挑着满满一担干粪过河去,送到十多里外的生产队,有时候粪担太重,就会由父亲挑着送到河边。小弟每送一次粪,来回得花一天时间,谁也不知道他在路上到底要歇多少次才能到达。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
  一天,当小弟挑着粪路过一座小学时,里面学生们的欢声笑语吸引着他,只读了小学的小弟忍不住放下了粪担,痴痴地站在围墙外,羡慕地看着里面的学生。上课铃声响过后,小弟才发现原来放在路边的粪和桶都不见了。

  那时候进城收粪的农民多,有这么一担现成的干粪摆在路边无人看管,挑回去就是工分!挑走粪的农民当然高兴,小弟可惨了。回家吧,怕挨父母的骂,到队上去吧,没粪回去得不到工分,也怕挨批。无奈之下他躲进了另一位知青的小屋里,两天两夜没吃东西。这两天,队上的人以为粪收得不够他没送,家里却以为他在队上有事没来得及回家。到了第三天,家里的粪池又满了,父亲只好自己挑着粪给小弟的队上送去,可是队上没有小弟的身影,队长问父亲小弟怎么没来?父亲也不知道呀,但是不敢说家里也没有(那阵知青要是离队不请假,是会被认为外流当了流窜人员的),父亲情急生智,立刻回答说小弟病了,过几天一定让他自己送粪。

  心急火燎的父亲赶到家时,正好小弟也回来了,母亲心疼小儿子,正在给他盛饭呢,父亲劈头却给了他一顿好打,姐姐和母亲都不敢说话。原来小弟估计家里的粪应该又有送了,肚子也饿得实在不行才鼓足勇气回来了。
  这件事,让小弟永远铭记,这一顿打,把他打得从此懂事多了。从1967年下乡到1973年招工回城,他为队上收了六年粪,再没有要父亲帮他送,小弟的努力得到了队上的好评,这也就是他能*自己的努力争取招工的重要原因。 但是,原来热情开朗的小弟没有了,他变得内向寡言,到现在,已经五十岁的小弟也不愿意谁再提起这些过去的事情。

  去年,我在他二姐家见到过他一次,已经是一个有些木纳的老人了,夫妻双双下岗,一个女儿读大学需要钱,生活的重担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大眼睛里再也看不到儿时半点影子了!今年回去, 我没再看到他,听说他到上海为外甥打工,现在又回到了长沙和已经工作了的女儿租住在一起,但愿小弟晚年能过得好点!


--  作者:乡音
--  发布时间:2006/8/29 9:29:57

--  [原创]小巷里的故事 结婚悲喜剧

结婚悲喜剧


时间 :1972年5月

人物: LL( 女)年轻的乡村教师 (外号饭宝)

Z (男)66届大学毕业生

地点: 小巷巷口 门对门两户人家

LL 是我的邻居,从小就叫我姐。

她是L木匠的独女,她成年后,木匠放出话来,要给女儿找个家里兄弟姐妹多的人家,说是兄弟姐妹多,父母分担着照顾,女儿不受罪;不久有热心人给介绍了一个从部队读大学的男生,父母双全,男孩人厚道,家里兄弟姐妹六个,个个日子过得还不差。木匠却改口了说要找没有父母兄弟的孤儿,这样,他的女儿才不会受婆婆的气,男人也会一心对岳家人好。热心的人又帮着介绍一个退伍军人,真正的孤儿。 木匠又改口了,说是一个孩子太单帮了 出了事情没亲人帮衬着......最后木匠挑中了街对面一户做鞋子人家的小儿子Z,Z大学生正好是到从单位回家休假。LL喜出望外,因为她也正好想要嫁一个大学生!父女俩一拍即合,于是,LL很主动地去亲近Z,还用自己的工资为他买衣服鞋袜等。婚期很快定下来了。新婚那天,两家的大人,在饭店里请了几十桌客,邀请所有的亲朋好友到席,小巷的许多邻居也都带上红包去了。席间,只见新郎端着个酒杯到处敬客,客人还没喝,他就自己先干上了;发香烟时,他一边丢一边说都抽吧,抽得越多越热闹,大家都以为他是喝醉了,没太在意。晚上,新郎与同学看戏看到十二点多,与同学分手时他告诉同学让他们明天听好戏。新娘在家则由大嫂陪着梳洗打扮好了,在房子里等一边应付来道喜的客人,一边等着新郎回来。

新房的窗户正朝着小巷,想闹新房的年轻人们,见半夜里新郎还没回来,一个个觉得没趣,顾自回家睡觉去了。 LL等得哈欠连天,好不容易等到新郎进门,即刻解衣脱鞋,撸下公婆新买给她的手表,准备上床过新婚夜。谁知道新郎进得门来,突然指着床头柜上的手表吼道:“带上你的手表和嫁妆,给我滚回对门去!” LL一下子没回过神来,继续脱她的衣服,新郎却已经自己动手了,先把她脱下来的衣服丢出房门,然后把她的两个陪嫁的大木箱拖到大门那里,发疯似地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抓出来丢到了大门外,前屋新郎的喊叫声惊动了睡在里屋的父母,两个老人急忙过来,想制止儿子耍疯已经来不及,见到父母出来,新郎更丢得起劲了,嘴里不停地说一句话:“你们谁和她扯的结婚证谁跟她睡觉去!”原来,他们的结婚证,是大哥受了父母之命代替弟弟和 LL去登记来的。大哥躺到自己房里不敢出来,母亲却高一声低一声地哭喊着:“我前世造了什么孽呀,家里出了这种不孝子!”已经熟睡了的邻居被这家的哭闹声吵醒了,有好事者,则踮起脚跟,站在窗下使劲朝里面看热闹,也有好心人敲响木匠的大门,紧张地告诉他:“对门屋里出事了,您快出来看看!”谁知道木匠躺在床上就是不开门,丢出来一句话:“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让他闹吧!看他们家怎么收拾。”可能木匠想着对门的亲家应该能处理这个突发事件,自己还是等着听结果吧。可是木匠错了,自家的大门外,响起了女儿带着哭腔的喊门声,木匠老婆心疼女儿,不顾木匠的呵斥和阻拦,打开大门把披头散发的女儿接进家门,跟着进来的是一位邻居大姐,她帮着LL收拾了地上所有的衣物,把两个箱子也带进门了。

当天晚上,木匠老婆趁天黑一户一户地到邻居家里去退红包,退礼物,那样子好像是她家偷了人家的钱一样。

听说,Z大学生,回到单位上就与自己相爱多年的女友结婚了,我回家少,不知道他是否回来过,反正再也没见到过他。

第二年,LL嫁了个在海南服役的军人,直到她要当妈妈时,邻居们才知道。再后来,LL为了回城,辞去了教师职务,在一处小店当出纳,退役军人安排在一个工厂上班......

现在,LL在娘家大门口开了个小小的烟酒摊,我每年回家,路过小巷口,总会看到LL和那个退役军人坐在玻璃柜后面, 店老不见扩大,LL倒是一年比一年显老了,今年再见到她,门牙缺掉了好几个。手里已经抱着个外孙儿了。见到我还是很热情地叫姐 。


--  作者:乡音
--  发布时间:2006/8/29 9:31:56

--  [原创]小巷里原故事 无题
无题

我家对门的大院子里住着T氏兄弟三人,老三、老四和老六。
T老三家住在院子的深处,邻居很难得看见老三走出大门,因为他像是个长期病人,走路一哈一喘的,拄着拐低着头。三老娘眼睛不太好使,却最爱搬是弄非,我们小孩子不喜欢去惹她。劈头碰上了,只从喉咙里很不情愿地叫一声三伯母,飞也似地逃离开。

T老四家是临街的房子,老四是国民党高级军官。解放后住在监狱里,直至那次全世界都知道的大赦免,他才得以回到小巷的家,不久便当上了政协委员。不过这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家乡,所以T老四是个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只知道漂亮的四婶虽然是军官太太,却也是个自食其力的小学老师。解放后,四婶在组织的帮助下和老四办好了离婚手续后,带着两个和我们同龄的漂亮女孩QQ和MM到乡下教书去了。在我读初中时,听说四婶又嫁人了,对门的房子再也没见到过四婶回来的身影。

T老六解放初期年龄应该是二十刚刚出头的小伙子,中等身材,白浄胖呼呼的脸上总露着和善的笑,我叫他六叔。他家的房子自成一体,与哥哥们的成垂直!五十年代中期,老六把和老四两墙中间的院子开发出来,开始在里面种菜。临街和进门的两面用一人多高的篱笆围起。那里我们散学回家做完作业,就会有一帮小朋友先后聚集在街边做猫捉老鼠的游戏,这样常常会看到篱笆里面的六叔或在挖好的地里翻找石子瓦片,把它们从土里收拾出来堆放在地角埂上;或见他在菜苗地里小心地拨拉开菜心叶子捉虫子;那些挂着的瓜菜都被他用稻草绳子吊起来,以免瓜重了时压坏了瓜蒡。就是没看到过六叔坐下来和谁闲聊过。记得我家的房客L木匠老骂他老婆管理菜园不细心,说种菜的就是要像T家老六那当“园摸子”,慢功出细活。有一次六叔在修理被顽皮孩子扯开的篱笆时,正好我在那里看,他把鎚子从里面递出来,请我帮着钉上外面一个已经用手按上去了的钉子,我好高兴能帮大人做事,没听他交待什么话接过来就使劲一鎚砸下去,谁知道钉子飞了,我的左手食指甲却砸乌了。虽然我忍着痛,但是还是被他看出来了。他对屋子里的六婶说快找纱布红药水,瘦高个的六婶带着个女儿在里屋,闻声埋怨六叔不应该让小孩子帮忙,六叔二话没说自己飞奔进屋,拿出了红药水,从前门跑出来搽完药就带我到祖母那里,一个劲地说对不起!祖母笑着说我做事毛燥,不怪六叔,并让六叔快回去扎篱笆,小心鸡仔进去吃了菜。望着六叔不安地离开的背景,祖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叹气,但我知道祖母肯定不是因为我受伤叹气。

后来菜园没有了,里面喂了好多鸡鸭,还有兔子,我每天放学回家会在那里驻足好一会儿,因为每每从篱笆缝隙里望进去,就有看动物园的感觉。六叔和鸡鸭几乎天天泡在一起,很是快乐的样子。再后来好像是大跃进以后,听说河边上办了个砂石厂,居委会把所有的闲散劳动力(包括地富反坏分子,从单位开除回乡被监督改造的右派分子等)都安排在那里上班,人们用手工从河水里捞砂卖钱。在我心目中六叔应该不是闲散人员,但是六叔的身影不再在篱笆后面出现,而是每天早出晚归到河边挖砂子。原来白浄的脸开始变黑,胖呼呼的脸变成了长形,不久他们家也搬迁了,搬出了我们的小巷。从此再难有机会见到六叔。

1967年夏天,有消息传来,T老六先一天被造反派半夜里从家里抓走,第二天还没回来,六婶觉得事情蹊跷,急急派人到处打听,回来的人告诉她,听说对河田里有三具尸体是武斗中被打死的,还没人认领,问要不要去看看。谁知道跟脚就有人来送信,对河的死者是被对河的造反派就地正法的三个没有改造好的地主份子,六叔从来没参加过造反派,其中竟然有T六叔?

  那一阵子,有两大革命派以河为界相持对立着,它们各自都有从首都等地来指导文化革命的红卫兵小将掌权把舵;各自都说自己是最革命的,因此都在设法抓对方的辫子,以达到打击对方瓦解对方扩大自己的目的,哪一派的队伍里如果混进了地富反坏右被另一派揭发出来,这一派立即会土崩瓦解。河那边田里躺着的死人这次不知道成就了哪一派,壮大了什么队伍?局外人没法知道。我知道的是做一辈子勤快人的T老六吃了黑枪,他的国民党军官哥哥回来当了政协委员,大哥T老三寿终正寝在七十岁。

--  作者:老灯火
--  发布时间:2006/8/29 11:20:53

--  
很生动的小城故事,活脱脱小城众生相。涟水边小城?不知乡音姐说的是否涟源,我们坐汽车去娄底办事曾路过。
--  作者:乡音
--  发布时间:2006/8/30 7:39:04

--  

关于这座观音像1998年年大水时,惟独我的家乡没害水灾。于是南岳山上的师傅们决定把它请到衡山上,以保四方平安。结果听说还因此与龙城的和尚、百姓发生过一场不大不小的"“争斗”

你到娄底也从我的家乡路过,再猜!


--  作者:老灯火
--  发布时间:2006/8/30 20:18:09

--  再猜一个

一、地形地貌

  双峰县地形轮廓为东部中低山环绕,南境低山连绵,西端山地崛起,北部丘陵起伏,中部岗盆宽广。县境山脉走向分为西北,东南两支。海拔最高点818.8米,位于紫峰山仙女殿,最低点海拔64米,位于县东北涟、测水汇合处的江口河谷。境内地貌形态复杂,呈四周山丘崛起、中部岗平相间的立体轮廓;类型多样,呈山地连片、岗丘交错、平地绵展的组合;地势西南高,东北低,大体分为五区,即西部山地区,中部风盆区,北部丘陵区、东南及东北山地区。

  双峰县位于湘资两大水系的分水岭处,是湘江二、三级支流上游。境内分两大水系,以九峰山、牛立寨、紫云山、白石峰为分水岭,将流经我县的涟水、测水、涓水分为东西两大水系。全境共有长5公里的河流49条,总长655.6公里。其中涟水水系42条,流域面积1503平方公里,占全县总面积的87.6%;涓水水系7条,流域面积203平方公里,占全县总面积的11.85%;其余0.55%为蒸水水系。县内主要河流测水,为涟水的一级支流,从青树坪镇旺村入境,流经侧石桥、湄水桥、永丰、湾头、街埠头,于江口汇入涟水,全长105公里,境内流程65.2公里,流域面积1347.3平方公里,平均坡降0.89‰,多年平均流量2819立方米/秒。

  双峰县属中亚热带季风气候,四季分明,春季寒潮频繁,气温变化剧烈;夏季暑热期长,伏旱明显;前秋干旱频繁,后秋天气多变;冬季严寒期短,阴睛少雨天多。全县年平均气温17.0℃,年降水量1200至1350毫米,年日照1500至1600小时,无霜期260至300天。全县多年平均降水量21.75亿立方米,地表径流9.116亿立方米。多年平均容水量2.627亿立方米,地下水储量1.3亿立方米。

  双峰县生物资源比较丰富。常见的农作物及茶果资源有34科84属1700多个品种;养殖业动物资源有家畜家禽两大类100多种:水产养殖资源有60多种;全县森林资源有128科820余种,乡土树种43科14种,尚存古老、稀有、珍贵树种20余种。

  境内矿产资源种类较多,分布广。已查明的有27个矿种,99个矿点,其中金属矿有黄金、铅锌、钨钼、锑钼、铁、矾、铜等;非金属矿有煤、石膏、黄铁、大理石、花岗岩、陶瓷土、耐火粘土、碳、磷、钾、重晶石、硅石等。位于全省前10位的矿产有:石膏、大理石、黄铁、煤、耐火粘土、黄铁矿等。


--  作者:乡音
--  发布时间:2006/8/31 8:26:58

--  

哈哈 有意思! 涟源和双峰,解放前和初期共我县(市)的名,是区府所在地。五十年代中期才划分出去,从此各属不同的专区管辖--三湘四水可知何谓三湘?

双峰算我半个家乡 我的外婆家就在那里。

这是大千从我家乡过时在高速路口拍下的照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涟水河畔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看过这张合成照片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地方了。:)辛苦你猜


--  作者:老灯火
--  发布时间:2006/8/31 13:30:13

--  

  乡音姐在大方向上误导 


  从雁城出发,经邵东、涟源、双峰到娄底,汽车一路上怎么也不过湘乡,怎么“在你经过的路上”?汽车从雁城出发往娄底,想cha脑壳也想不到湘乡,一路上涟源、双峰都是涟水经过处。双峰历史上是属于湘乡,如以往史书介绍曾国藩都说湘乡人,但现在他老家荷叶塘属双峰县。如从株州往娄底,湘乡倒是必经之路。九年前我往娄底是带一台双排座货车去本系统兄弟单位,那时我负责单位设备管理,去归还借他们几吨材料。回程是经宁乡去长沙运器材。湘乡话我倒是从小听到大-----快解放时父亲与老同事曾伯伯、李叔叔三家合建一幢茅草房,曾伯一家就是湘乡人。大跃进时曾伯分了“公家洋房”才搬开(曾伯、曾婶都去世好几年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注:鼠标左键双击地图可放大


--  作者:元宵
--  发布时间:2006/9/5 15:53:30

--  
乡音姐的家乡没去过,但乡音姐的乡音从小就萦绕在耳边,读小学时,住在便河边的同学基本上都是乡音姐的同乡。那些同学都很能干,懂两种语言,在学校讲长沙话,回到家里就是一口外语,吃住我们长沙同学听不懂。